神亞《一大早的親吻》

大明星神田X花店店長亞連

清晨,剛睡醒小鳥吱吱吱吱地在呼叫著,陽光透過窗戶照到房間內,似乎今天的天氣不錯。

床上的白髮人兒微微睜開眼皮,透出來的光線對剛睡醒的他來說有點刺眼,令他不禁用手蓋著眼睛。

現在什麼時候了?亞連今天外意地沒有被鬧鐘吵醒,他該不會睡過頭了吧?噢不,千萬不要,自己可以睡過頭,但他的戀人不行。

稍微推開把自己擁在懷裡的戀人,伸手誇過神田的身體,他的手臂不小心擦到戀人的面頰。亞連緊張地觀察男子的臉,很好,沒有弄醒。他拿起在床頭櫃上的手機,才六點——他今天比平日早了起床。

亞連順便關掉手機的鬧鐘,他已經醒了,所以這個鬧鐘已經不需要了。有時候鬧鐘響起時除了叫醒自己也會把神田鬧醒,他明白當藝人總是早出夜歸,甚至淩晨才回來,工作可是很累,很容易睡眠不足,他希望神田可以多睡點。

他放下手機,回到戀人的擁中。他看到神田的臉頰,平日看起來都很煩躁,只有睡覺的時候是特別清靜;他聽到神田睡覺時的呼吸聲,亞連其實很喜歡神田的呼吸聲,比誰都要平穩,很平靜的,令他感覺很安樂。

這就是歸屬感吧——

亞連想著想著,他也注意不到自己揚起了嘴唇,只是注視著眼前的戀人,這令他有點捨不得離開神田的擁抱。

用手輕輕勃起神田細長的劉海,在額頭留下的一個親吻,亞連才滿足地用手撐起自己的身體,起來穿上在床下隨便放置的拖鞋。床下的黃色小家貓還在呼呼大睡,他輕輕摸摸蒂姆的小頭腦,便走向房間。他該去做早餐了。

亞連輕力地拉上門,以免關門的聲音會吵醒床上的戀人和貓,他讓門留下一條小空隙。

神田依然閉著眼,嘴巴卻微微笑著,似乎對自家媳婦剛才的舉動感到滿意。

亞連梳洗過後,穿起圍裙。開始在考慮早餐和中午的便當的煮什麽。反正今天比平起早起了,時間比平時自然多了,亞連拿起放在茶機上的烹飪雜誌,看看有什麽新意思可以煮。

公司三文治和蔬菜蕎麥麵便當........,就這樣決定了

洗菜,切肉,煮麵........花了點時間準備早餐和便當。等待麵包在焗好的期間,亞連開水龍頭清洗雙手,抹乾后,他看看掛在床上的時鐘——七時十三分,十分鐘前還的睡的蒂姆恰比也從房間走出來開始尋食了,是時候叫神田起床了。

推開房間,他看到床鋪都快要把神田吞掉了——可見他的戀人昨天工作有多累。

亞連曲起一邊腿半蹲在床上,他再次用手支撐起自己身體,「神田——起床——

床上的男人沒有回應亞連,只是向頭下的枕頭蹭著。

「快點起床!公司要遲到了啦——」

男人終於曲起身子起來,亞連見戀人已經起來了,留下一句話「快點梳洗好後出來吃早餐。」便打算離開。

當然神田不會讓亞連那麽快出去,他把人兒拉到床上,勃再劉海先親過額頭再親上柔軟的嘴唇,嗯——有炒蛋的味道「早安,豆芽菜」。

「早安——」早晨的親吻特別令人溫暖,他微笑著,臉部有似乎點升溫「......快點起來啦!經理小姐快要生氣了哦!」他逃出神田的擁抱,趕快回到廚房去,再呆下去他可受不了——

亞連先為蒂姆準備早餐,再把剛才焗好的麵包拿出來,把砧板上已經切好的肉塊和蔬菜一層一層疊在方包上,再插上牙籤——二份健康的早餐完成!

梳洗完畢,從房間裡換好衣服出來的神田走到 正在為兩人沖茶的愛人的身后,提起亞連那有點暖熱的手指放到嘴邊親。他很喜歡亞連的細長的手指,雪白卻又帶點粗糙,像是在向別人展示自己的努力。

可惜,神田絕不會讓任何人看到這一切細緻,這個身體除了屬於亞連.沃克外,也屬於他的戀人 神田優。

「中午的便當是什麽?」神田問道。

「你最喜歡的。」亞連把被舉起的右手收回,繼續專注在藍白色的茶壺上。

「廢話,你做的我有哪次是不喜歡的?」神田說的話讓亞連心裡不禁有點高興。

「這樣哦?最好今晚別讓我看到你有剩菜。」亞連轉頭笑著看過眼前的戀人,眼神像是在警告神田你敢有剩菜就等著今晚洗碗!所謂的老婆氣勢哦?當然,神田從來沒有怕過,他求之不得。

的確,神田有時候會留了點剩菜在便當盒裡,但這不代表神田不喜歡自家娘子做的菜,那是因為有時候他的中午休息時候只有十五分鐘至四十五分鐘左右,在短短的時間內享用這麼豐富的午餐實在是有困難。

亞連也明白這點,他也儘量做得分量剛剛好看起來卻又很豐富,當然這件事對他來說每天都是一個挑戰。

從這件事我們可以總結出一個結論——

——當一個賢妻不容易啊。

語畢,亞連把放滿三文治的碟子放到餐桌上,神田則幫忙把茶壺放到上,等到早餐完美地放置好,兩人便坐下來開始享用眼前的餐點。

吃著公司三文治,剛剛好的味道令神田感覺到亞連的用心,這就是所謂幸福吧?

吃過早餐後,亞連收起已吃得一乾二淨的碟子收到洗碗槽裡去,正當他想轉身離開廚房,神田悄悄地走到身後,靜靜地勃開亞連後頸的白髮,把嘴貼到皮膚上——

留下一個吻。

「幹嘛啦——」亞連立刻用手掩著後頸,突然的舉動似乎讓他有點不高興。

「親你。」神田對亞連微微帶紅的表情感到滿足。

「所以說、幹嘛突然要親我?」

「因為我愛你。」

「.......白痴。」亞連像是對答案不滿意一樣,他把臉側開另一方。

——他心中不知有多喜悅。

亞連突然轉向神田又拉下男人的衣領吻上嘴唇——

「要親就親嘴啦——笨蛋!」亞連留下一句話便打算快快逃出廚房,他知道接下來神田會怎麼“回應”他剛才的話。

「唔啊!——」很可惜獵物先生的速度沒有獵人先生的動作快。神田一手攬過亞連的身體,把人兒拉回眼前,他狠狠地留下了一個深吻——神田邊吻著邊提起亞連的圍裙和衣服,撫摸起那雪白的肌膚,他急不及待地想要把他的白色愛人壓在洗菜盆前,打開那嫩滑的兩腿,用自己那條巨/根——一下比一下更大力、更深的。

「不行神田!現在你得嗯——」才剛分開嘴唇,還未讓亞連把話說完,神田再次貼上自己的嘴唇。亞連那不斷在嘗試推開神田的雙手也開始沒力的滑下來——

誰讓你玩火,豆芽菜——

「叮噹、叮噹」正想把人兒的褲子脫下,門鈴突然響起,打擾了兩人的調情小時刻。

神田不爽地看著掛在牆上的時鐘,原來已經八點正了。因為神田今天的工作地點比較遠,經理小姐跟神田說好了會八點左右開車來接他。

「叮叮叮叮叮叮——」手機響起,神田超不樂意的放開眼前的愛人,走到茶機前拿起手機——“後藤 經理人”,經理人似乎在外面等得不耐煩,所以給神田打電話來。亞連還真在心中默默感謝經理小姐。

「......嘖、真麻煩。」剛接電話的神田隨便説一句便掛了。

混蛋區區一個經理人敢打擾老子跟自己媳婦辦事?那麽大膽?神田正考慮要不要叫公司給自己換個經理人。

————

亞連站在門前給正準備出門的神田打領帶,順手整理一下男人的衣物。神田今天可是要去開會,這可要穿得得體點。還不忘叫自家戀人記得要帶上便當。

神田伸手提起白色愛人的下巴,低頭貼上自己的嘴唇——

「我出門了。」神田依依不捨地離開接吻,輕輕放開後他在亞連耳邊説道「剛才的,回來繼續。」他的嘴角揚起了一個孤形。

「想得美!」亞連説道,臉上再次浮起淡淡的紅色。踮起腳踭親上男人的臉頰「路上小心——」才捨得放下眼前的戀人讓他離開家門。這一切令正在出門的神田浮起一絲笑容。

美好的一天開始了——

END

评论(5)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