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離題
※OOC
※小學生文學

《一支可樂,二支吸管》

大明星神田X花店店長亞連

中午時分,誰也沒想到工作的事情,人們都紛紛下班去準備吃午餐,街上的餐廳幾乎都佈滿了人群。當你以為大家都在煩惱著午餐要吃什麽的時候。這時在花店的亞連.沃克,卻忙到不得了。

亞連從前天開始已經是這樣忙死人的狀態,連吃飯都吃不到好幾餐,別說是吃飯,連睡覺也睡不過幾小時。不因為什麽,只因為今天是二月十四日ーー情人節。

沒錯,情人節是花店員工最忙碌的時候。亞連一大早五點起床梳洗好便出門跑到店裹開始處理一張又一張的訂單,但訂單幾乎沒有減少過,反而不斷地增加,剛開店不久便有好幾個男生過來訂花了。對亞連來說這個是一個賺錢機會,同時也這是個一個增加工作量的事情,想到這樣的矛盾他還真不知道該笑還是該哭。

當工作到快要斷氣的時侯,亞連想坐下來休息一下,但當他看到工作桌上一批批做不完的訂單後,亞連便馬上取消了這個念頭。坐了一下子便起來,繼續紮起一束束色彩繽紛的花束。

不知不覺,已經過了吃午飯的時候,然而亞連還注意不到已經過了午飯時間。

訂單花束一束一束送出,好不容易才把一大批的訂單完成。當亞連注意過來的時候,天色已經開始變得昏黃,是黃昏了。一坐下來,肚子就發出一陣「嚕ー嚕嚕ーー」的聲音。

糟糕,我連午飯都忘了吃。

嗯...或許叫個外賣吧,總不能一直餓著肚子。放下紮在後腦頭髮,亞連正想拿起電話,便突然聽到店門前的鈴鐺鈴鈴作響的聲音。亞連立刻放下電話,走回店裹招呼進來的客人。

「歡迎光臨~請問有什麽...」

走出去,一入眼廉便見到一個的長髮男人一個卷髮的男人,這兩個男人他最熟悉不過了,一個是他戀人,而另一個是他朋友的戀人...

他還真不曉得現在的大明下班還那麽閒去別人店鋪玩,那個卷髮的變態男他倒是不説,十成是過來拿花送給情人的。而那個長髮的...那麽閒過來不加給滾回家上床補眠去吧!又不是不知道自己平時睡得不過四小時!

對,那位長髮的大明星就是亞連的戀人,神田優。而那位卷髮的大明星,便是友人的戀人,帝奇.米克。

二年前,為了拍一部電影,不知是命運注定還是純粹巧合,這間花店被選了做拍攝背景。就是這時候,他們相遇了。拍攝完後,亞連突然察覺到自己的心意。一天莫名其妙地被神田......上了。當初還以為自己只是單戀著對方的兩人,不知不覺間發現原來是兩廂情願。

就這樣,他們成為了戀人。

不久,亞連為了省房租和幫自家師父還錢,搬到神田的公寓裹一起生活。

亞連開始搞不明白當初到底因為什麽而喜歡上這個男人。以為他冷淡無情事實上是個變態發情狂...雖然有時候也有溫柔的地方。

可能這真的是天意吧?不過多靠這個天意,電影上演後,花店的人氣一下子變得很高,客人多了,亞連自然變得忙起來。神田有時候早下班也會來幫手,但反而引起更多的女客人走過來店鋪,不是為了買花,而是為了看大明星。

亞連因此意外地發現原來神田有植物栽培的興趣,也因此吃了不少女粉絲的醋,不過他不承認就是了。

「你們...來幹什麼的?」看著剛進來的兩人,亞連不禁有點無奈。

「我當然是來拿花束啦!」帝奇搶先回答亞連的問題。

「好好等我一下...」

亞連從身後一袋袋的花束中找出一束以橘紅色為主色的花束,拿出袋子裹的花束,確定這是帝奇訂的花束後,才安心交給帝奇。

「嗯~少年店裹的花束果然比其他店的花好看~配色都配得那麼細心,還保存得那麼鮮豔~看來我得好好的報答少年呢~」帝奇接過花束後說道,一手提起亞連的右手正想親下手背,突然感覺到有一陣熱如火山的怒氣在身後燃燒著...

「放、開。」神田只是冷冷地説出一句,帝奇都怕得立刻放開亞連的手。他可不想還未結婚就死去呢。

呵呵...真強的獨佔慾。

「拿完花就給我快點消失。」神田開始有不耐煩帝奇在打擾著自己和戀人獨處。

「好好我走、我走。」帝奇跟亞連道別後,便馬上離開。

神田看旁邊的帝奇離開了,好不容易終於可以和戀人二人世界,當神田走到亞連的面前時,亞連卻一副不滿的表情看著他。

「...幹嘛要趕走帝奇啦?他也是客人呢。」亞連不滿地說道。

「...嘖,他阻擾著我們。」説完,神田用手頂起亞連的下巴,貼上嘴唇,吻過眼前的人兒。而另一手則摟著亞連細嫩的腰部。

亞連放開這個深吻,拿開神田放在自己腰上的手,抬起頭跟神田說:「要是別人看到了那怎麼算啦笨蛋!」

「有什麽關係。」說到好像與自己無關一樣。

「...我希望我明天不會見到一大批記者在店門前等我上班。」

「不會有的。」神田肯定地説道。再次伸手摟著亞連的腰際。

一抱著,神田便聽到亞連肚子發出了一些奇怪的聲音。

都吃了午餐啦怎麼了他還餓的...?

「...我今天太忙了,沒有吃過飯。」

豆芽菜你...真是的... !!沒有我在就那麽放任自己哦?看我晚上怎樣教訓你!

神田突然想起經理人下班前給自己送了一支可樂,反正自己也不是喜歡喝汽水,還不如給我身前這個什麽也沒吃的人兒喝。神田拿起還流著露水的汽水給亞連,接著説道「現在我身上只有這個,先喝著吧,等下下班再出去吃飯。」

「謝謝!」接過神田手上的可樂,亞連拿出兩支吸管。想著也要留給一些給神田一半支,所以亞連把兩支吸管放進可樂裹,一邊是自己的,而另一邊便是神田的。

「豆芽菜,幹嘛要放兩支吸管?」神田不解地問。

「我不想把整支可樂喝掉,我又不是很喜歡喝可樂。所以一邊是我的,一邊是你的。」亞連平淡地回答。

「幹嘛要分啦,用同一支不就是啦?」神田想把其中一支吸管拿掉,卻被亞連一手阻止了。

「不行!」亞連極力阻止著神田。

「為什麽?」神田依然不明白。

「因...因為這...不就是...間接接吻了嗎...」亞連邊低頭邊説著,似乎害羞了...?

「呵呵...」神田輕輕偷笑著「不用一支吸管,我也能吻你,不是嗎?」

亞連聽神田說完,臉上立即多了一團紅暈。可惡的神田優ーー!!未等亞連反應過來,神田已經吻上自己的嘴唇。

「嗯...唔...神田...你!」亞連一手推開神田。

「...今天提早關店,還得好好餵飽你呢!」

「神田優你這個笨蛋!!等...不要...在這裏...」

隔天,花店因店長身體不適,休息一天。

评论(2)
热度(27)
  1. 千陇ks一隻努力的白化企鵝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