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是雨季的開始。最近天氣有點反常,明明天文台説會下雨,外面卻陽光普照;天文台說有太陽,外面卻傾盆大雨。

果然天文台是不可信的ーー

神田優也注意到最近的天氣情況就多惡劣,每天出門不忙帶上雨傘,同時也檢查自家的白髮戀人出門時有沒有帶傘,要不然淋雨回來感冒了那就麻煩了呢。

這天,亞連把眼前工作做好,收拾好書桌便準備下班。亞連總是會留在公司把工作徹底完試才下班,每次下班時身邊的同事已經不知不覺已經在半小時前已經全部下班。

把桌子上凌亂的文件收拾好 ,一手拿起放在椅上的公事包,鎖好門,便乘升降機到公司樓下。正想離門開公司走回家,當亞連走到大門,一抬起頭...

好大雨...

幸好神田經常叫自己出門記得帶雨傘...不然就要淋雨跑回家呢...打開手上的公事包,開始尋找雨傘,但亞連左找右找,都看不見雨傘的蹤影。

難道放了在辦公室...?

亞連乘過升降機又回到辦公室,走到桌子前把抽屜找了好幾次,結果都是找不到。

到底放哪了ー!

看看窗口,外面的雨並沒有停下來,反而越下越大。亞連嘆了一口氣,坐在椅子上,用手托起自己頭腦,開始回想今天自己到底幹了什麽。

今天...早上出門前我記得我有帶雨傘的...神田還問了我幾篇有沒有帶傘子。回到公司我都一直都傘子放在公事包裹,然後中午回家拿文件時外面微雨才拿出來用,然後出門時...

等等,中午出門時我有帶傘子嗎...?

想了想,好像有又好像沒有...最後亞連得到的結論是ーー沒有!

啊啊啊我怎樣會那麽失魂連雨傘都忘了帶!!!

現在怎樣算?公司的人都走了,沒有人能給我借傘...叫神田來接我?看看手錶,距離神田下班還有半小時...難道真的要淋雨回家!?

又不知道大雨會下多久,亞連有想過等神田下班來接自己,但想起某次自己沒有帶傘子被接回家後被罵,就取消這個念頭了!沒辦法啦...只好淋雨回家。站起鎖回辦公室門,乘升降機回到大堂。一踏出門口正想奔向大門,亞連還沒反應過來,就不小心撞上了上前乘升降機的人。

「啊...對不起...」亞連微微彎腰,低下頭道歉。雖然只是輕輕一撞,但身為紳士,道歉是禮貌!

「真是的...慢死了,豆芽菜。」聽到熟識的稱呼、熟識的聲音,亞連馬上抬起頭,一看ーー

是神田!

「為什麽你會在這裹...?神田你應該還未到下班時間...?」亞連一臉不解的看著眼前的戀人。

「早就過了六點半啦!」神田果斷地説。

不會吧!?亞連看一看手上的手錶,真的耶...現在都快七點了。亞連平日是五點半下班的,而神田平日是六點半下班的。不知不覺,自己已經加班了一個半小時。

「那你又怎麼會在這裡啦?」亞連不解地問。

「哦?你的意思是我不能在這裡出現?」

「才不是!...我...!」亞連想解釋卻不知應該怎樣解釋。

未等亞連説完,便搶著說「不知哪個笨蛋把傘子放了在家忘了帶,還想淋雨回家來弄壞身体。就那麽想被我照顧嗎?豆芽菜。」

「才不是啦!誰想要你照顧!少自戀!還有我叫亞連!」

「哦~膽子不少喔,看來我今晚要懲罰一下你呢。」邪惡的勾起嘴角笑著,這笑容令亞連不禁打了一下冷震。

「明明沒有上司吩咐,還自行加班二小時。你這個豆芽菜到底在想什麽?」

倆人沉默了三秒,亞連才決定說出加班的原因。

「...因為...想幫神田分擔...」亞連小聲地説著。

「分擔?」雖然亞連的聲音很小聲,但神田仍然能聽到他在説什麽。

「之前上一個月...你不就是為了幫我師父還錢所以經常加班嗎?所以至少家計...」

神田回想起了,大約一個月前,自己莫名其妙地發現了亞連又多了幾張庫洛斯的賬單,而且數值不少。之後便去銀行拿了一大筆錢出來給亞連去還錢。可能因為這樣而驚動了亞連呢...

神田不禁感到一絲溫暖,原來這個小笨蛋為了這個家那麽上心。真是的...神田實在忍不得,一手把眼前的人兒緊緊的摟著。

「神田...那個...好辛苦...」

「笨蛋豆芽菜...」無視亞連的説話,而已把懷中的戀人抱得越來越緊...

「我叫亞連...」

「你啊、要是弄壞身体怎樣算。」神田的語氣變得十分溫柔。

「那時神田會照顧我的。」亞連信心滿滿地説著。

「刚才是誰說不想要的?」

「現在想要嘛~」

神田放開擁抱,倆人深情對望著。神田底下頭,把嘴唇貼上亞連的,舌頭伸向亞連的嘴裹玩弄著。

依依不捨地放開,倆人分開時拉起一條口水絲。

「回家吧。」神田伸出手,示意亞連拖上自己的手。

「嗯!」亞連毫不猶豫地拖上神田的手。倆人便一起走出大門,牽著手,在雨中,兩人幸福地走回家去...

评论(7)
热度(13)
  1. 千陇ks一隻努力的白化企鵝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