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三歲上班族神田X二十歲大學生亞連

----------------------------------------------------

「你最好給我離他遠點」突然一把低沉凶惡的聲音從遠方傳過來,那是亞連最熟悉最喜愛的聲音。

是優!

神田走到男人前,把亞連護在身後,一手緊緊的抓過男人抓著自家戀人的手,使男人痛得放亞連的手掙扎。尖銳的眼神和凶惡的表情顯得神田十分憤怒,對男人大聲怒吼。

「誰給你這個權利隨便摸我女人啊呀!?想死是不是!!」神田的手沒有放鬆過,反而越抓越緊。

男人終於覺悟到今次搭訕找錯人了!馬上跪下身子,乞求神田「大...大爺我錯哦!大爺饒命啊!!」

亞連看見越來越情況不妙,走到神田旁邊輕聲説道「優,算了吧,我又沒有被做了什麽事情...」

「豆芽菜...!」對著戀人的請求,神田不知應該答不答應。想了一想,然後「嘖」了一聲,才開口跟跪在身前的男人說「你!」

「是...!是的!」男人結結巴巴地説道。

「別再給我看到你!」説完,才放開抓著男人的手。
「是的!」即使神田放開了手也不敢抬起頭,一直害怕的低著頭。

「滾。」聽到神田的命令,男子才起身跑走。

看著男人跑走,神田嘗試把因怒气而變得凌亂的呼吸調整好,才轉過頭看一看身後一臉被嚇壞的亞連。看著戀人受驚的樣子,自己也有點心疼。

ーー可惡那個該死的大叔!

神田開始有點後悔剛才聽自家戀人的話放走了那男人,要不然早就把他砍死了!

「優...?」亞連見神田一直低頭看著自己,嘗試呼喚沉醉於思考的戀人。

聽見戀人的聲音,神田便從思考中醒過來。想都沒有想,一瞬間,雙手摟緊亞連的身體,用手把懷中的人兒的頭腦按到自己的肩上安慰著。

突然的動作令亞連感到一時不知所惜。「優...怎麽...」

「抱歉...我來遲了...」未等戀人説完,神田開口說道。

「優...」這不是優的錯,優明明可以不用道歉...

「我在。」單單只是兩個字,但卻能使人感到那麽安心、那麼溫暖...

「優,有你真好。」亞連輕輕摟起戀人的背,跟著說道「謝謝你。」

謝謝你愛我ーー

「咕嚕~」亞連的肚子再次發出饑餓的聲音。不是吧?在這種場合!?超尷尬...

神田似乎也察覺到亞連肚子發出的聲音,皺起了眉,「你就那麽餓嗎豆芽菜?」

「那還不快放開我?還有我不叫豆芽菜!」雖然這樣説著,但人兒卻不願離開懷抱的主人。

「...」聽見戀人的怨言,神田只好依依不捨地輕開手。亞連見神田已經鬆開了手,便離開溫暖的懷抱,拉上椅子坐下來,便開始享用下午茶。

「我吃飽了ー!」亞連一下子便把眼前的食物掃光。神田看了看,把最後一口咖啡送到嘴裡,便站起來。「那走了哦。」

「嗯!」抱著戀人的手,倆人便一起走向海豚體驗區的方向。

海豚體驗的時間是十分鐘,不長不短的。海豚是只可愛的生物,大人小孩看到也會喜歡,尤其小孩和女性。亞連...現在是女性的身份,當然要有些少女心,雖然他本來就有。

兩人來到體驗區,亞連一見到有隻小海豚在水中探出頭來,便馬上樸上海豚前。伸出摸著海豚的小頭腦,小海豚似乎也挺喜歡亞連,蹭蹭亞連溫柔的手心,撒嬌那樣打鬧著。

「真可愛~!身體好滑嫩~」亞連撫摸著小海豚的身體。

「噗露噗露噗~」小海豚享受得叫起來。

此時,看著亞連和小海豚玩得興致勃勃的神田開始變得不耐煩,忍不著好想快點結束這十分鐘。還有五分鐘...好...我忍!

突然,小海豚用那長長的嘴巴對上亞連嘴唇,亞連當作這是小海豚的玩意,但神田則不是,他氣極了!工作人員一說時間結束了,神田馬上上前把亞連拉走。

亞連不忍開口問神田幹嘛這么著急,神田並沒有回答,只是拉著亞連走向出口。倆人正想前往極地館,一踏出門不久...「唦唦唦唦....」下大雨了。

「...咦咦不能去看海獅表演了...」下大雨,所有的室外節目都會消息,亞連有點失望地説道。

「下次再來看不就是了嗎?」神田説著,下一秒,脫下自己身上黑色的外套,掛在亞連身上,以免戀人感冒。

「啊...」突然掛在頭上的衣服令亞連感到一絲溫暖,外套還保留著戀人的身溫。

ーー好溫柔。

「這樣的話優感冒的...」比起自己,還是優比較重要...!

「我才沒有像你那麼虛弱,豆芽菜。」像逗弄眼前的人完那樣笑著。

「我叫亞連!不叫豆芽菜!」果然只有這個不能讓部!「好了快回家啦!」拉著神田,向出口的方向走去。

回到家,亞連馬上把神田推進浴室洗澡。起頭神田還有點抗拒,雖然想先讓亞連洗澡,但看見他擔心得快要死的臉,...為了不讓愛妻擔心...沒辨法...!

之後,神田突然拉亞連到浴室説想要一起洗,倆人經過三小時激烈的「斗爭」後,終於走出來,出來的時候亞連已經在神田懷中睡著了...

第二天,亞連感冒了。

到底這三個小時...他們倆人在浴室做過什麽...!?

END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