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亞《吃醋》

鐘聲響起,老師停下在黑板寫筆記的手,轉過身面同學敬禮,便離開課室。

ーー是放學的時候了。

抄好黑板的筆記後,亞連便開始收拾書本準備回家。

「吶吶今天前輩跟我告白了!」
「真的?!真羡慕~」
「等下一起去買情人節禮物吧!」
「好哦!去吧去吧!」

亞連無意中聽到女同學的談話。話説...今天是五月二十日——情人節。

情人節呢...果然要準備點什麽給神田吧?嗯...還是要做朱古力?但是他不喜歡吃甜食呢...買衣服給他?要是不合身怎樣算...買手錶?買首飾?唔唔...好煩惱...!

「啊啊真麻煩~!」

還是去看一下好了...亞連站起來,背起書包卻走出學校。

街上,亞連邊走著邊看看兩旁商店,一對又一對情侶們在他身邊擦過,像是只有他是一個人在街上逛那樣,各種戀愛的乳臭味交集在一起令亞連也忍不著羡慕起來。

ーー真好,我也想和神田一起逛街呢...上次一起逛街是什麽時候呢...?

亞連想著想著,不知不覺便走到一間男裝店裡。唔...買什麽好?亞連左看右看,有一個男職員走上,帶上那專業的笑容問道。

「請問有什麽需要

亞連一時不知怎麽回答,何況他連要買什麽都不知道。

「...我父親快要生日了,不知道送什麽禮物好...」哇啊啊我怎麼連這樣的謊言都說得出來!!總之混過去就是了!!

職員想了一想,然後接著說「這樣的話,送皮帶、領帶的怎樣?錢包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皮帶或領帶嗎?感覺也不錯呢...神田會喜歡嗎?「能帶我去看看皮帶和領帶嗎?」

「好的,請跟我來這邊。」職員聽到,馬上禮貌地回答,隨即帶亞連走到領帶處。

亞連在領帶處看了看,有不少款色呢,但不知道神田他喜歡什麽款式...亞連拿起一條看了看,放下,又拿了別的一條看了看,似乎也不太喜歡,又放下了。

身旁的職員看見亞連困擾著的樣子,看一看旁邊的小櫃,拿了一條領,走向亞連禮貌地問。

「先生,這一條怎樣?這是今一季的新款。」深藍色間條紋領帶,領上還帶著一點一點灰白色的雪花圖案。

ーー是我們倆人的顏色。

亞連從職員手中接過領帶,似乎挺喜歡。摸摸領帶的質量,很柔軟。檢查一下有沒有破爛,很好,沒有什麽問題。好,要決定這條了!

...等等,這是新款?價錢....!亞連舉起領帶的價錢牌...什麽...!

五千百円(約300RMB).....!

雖然不是説很貴,但是這星期的零用錢...!但是...算了!就潑出去吧

「那個...就要這條吧。」

「好的,我幫你拿一條全新的領帶吧。請問需要你包起來嗎?」

「好的,麻煩你了。」

「不會,請在那邊的收銀處等候吧。」指向收銀處的方向,亞連便走到收銀處結賬。

結好賬後,職員便馬上把包好領帶送上,亞連便離開男裝店。

太好了~終於買好了~不知道神田會不會喜歡?

果然這就是戀愛中的年輕人,一到情人節便會突然很興奮。亞連抱著買好的情人節禮物,邊哼著歌邊走著。

走到馬路口亞連等著燈柱換綠燈才過去,無聊等候著綠燈的他開始欣賞對面街道的風景,看看色彩繽紛店鋪,又看看街上的路人。今天也是和平的一天,亞連心裏讚嘆。

一轉頭,突然從遠方有一把深藍色的秀髮飄進眼廉,那是亞連最愛的藍色。等等...難道那是神田...?這個時候他應該還未下班...那熟識的樣子...真的是神田...!換綠燈了,亞連準備跑向他那所愛的戀人。下一秒,眼前的景色令他不忍增大了眼球。

ーー神田身旁那個在跟他說話女人...是誰....?

打開家的大門,習慣性的説了句「我回來了。」...並沒有回答。走進冷清的家,亞連脫下鞋子,把書包和手上的禮物放在房間,換好衣服,便走到客廳。懶洋洋地整個人倒在沙發上,一臉累壞的蹭蹭抱枕。他討厭這種感覺,吃醋?羡慕?他不知道。

ーー我不想知道。

好想哭。為什麽?那女人是誰?女朋友?同事?上司?朋友?舊同學?為什麼會和她一起?約會?你已經拋棄我了?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不想知道...我很害怕...

神田優你這個大笨蛋...

從抱枕裹傳出帶著哭腔的吸鼻聲,亞連坐起身,從茶幾上的紙巾盒抓了兩張紙巾,抹抹臉上的眼淚,又抱著抱枕發呆。

「咖啦...」聽到鎖匙的開門聲,亞連隨即把抱枕抱得更緊 。

「我回來了。」終於回來了....!等我看你怎樣作死!!

「歡迎回來。」亞連並沒有像平時那樣當個賢妻,反而是坐在沙發看著正要進來的戀人。

神田看亞連沒有像平時那麽上前接過自己的工事包和外套,有點不習慣。掛好外套,放好工事包,走到沙發前看著一臉不滿的戀人...這家伙搞什麽...

「...今晚我們外面吃吧。」神田先開口,打破這一瞬間的沉默。

「不了。」亞連果斷地回答「我已經吃過了。」根本就沒有在外面吃,現在快要餓死了。

「我先去做功課。」起身,放下抱緊緊的抱枕,正想走回房間,卻走向房間的時候被一只溫暖的手拉著。

很溫暖...很喜歡...但已經不是屬于我了...!瞬間,亞連快速到拍開神田的手。

「別用你摸過別人的手來接觸我!髒死了!」亞連生氣極了!

「...豆芽你這是怎樣了?」神田慌呆了一秒,接著説道。

「你心知肚明吧!別以為我什麽也不知道!反正你喜歡別的女人就去別的地方吧!」我可是看到了...你和那個女人...!

「豆芽菜你在鬧什麽脾氣!你知道你自己在説什麽嗎!」

「我鬧脾氣?總是說我鬧脾氣你不反省一下你自己哦?!明明已經有我卻還在街上跟別的女人親親密密!果然神田什麽的...」

「神田優什麽的我最討厭了!!」說完,轉身便跑向房間,鎖門。

...“神田優什麽的我最討厭了!!”...我被討厭了...?呵呵你這豆芽菜...什麽時候説話變得那麽會傷人?神田上前走到亞連房間前,不斷大力地拍門,「喂豆芽菜你給我開門!喂!」

「你走開!」從門的另一邊傳來亞連的聲音「我不准你進來...」神田瞬間皺起了眉,聽清楚一點,那帶著哭腔的聲音更令神田無法平靜下來...

你這個笨蛋...!神田轉過身,走向沙發旁的小櫃裹拿起一條房門的鎖匙,幸好這是我保管的。走向亞連的房間,一開門,看見的是亞連坐在床上,抱著他那最愛的小熊在哭泣。

ーー這是何等令人心疼的場面。

神田上前坐在床邊,伸手勾起亞連白色的髮絲。放在鼻邊嗅著。

ーー有洗髮水的香味。

「...不是說過我不准你進來嗎...」從小熊裹傳出弱小的聲音。

「嗯。」

「神田...」

「什麽?」

「抱我...」亞連丟棄小熊,任由戀人抱著自己的身體。

ーー好溫暖。

「我今天呢,回家的時候看見了...你和別的女人在街上在一起...我以為你已經不要我了...」很難得,亞連會那麽坦白跟神田說話。

「...你在想什麽,我怎麽可能會不要你。」那個上司的女魔頭...!看我明天怎樣砍死你!

「但我真的很討厭看到其他人隨便就接觸你!我不准!我知道我很自私...但我不喜歡那樣...」

「...豆芽菜,難道你在吃醋?」神田勾起了嘴巴,陰嘴笑著。

「才不是!吃醋什麽的...」

「笨蛋,我說過會照顧你一生一世。」溫柔地用手抹去亞連的淚水。

「...真的?」

「真的。」

「唔...謝謝你...優。」撒嬌那樣蹭蹭戀人的胸膛。

「豆芽菜。」溫柔地用手抹去亞連的淚水。

「我叫亞連,笨蛋一切平。」抬起頭,注視著神田的臉。

「我愛你。」貼上亞連的嘴唇,深深地吻上。

「我也愛你。」

「去換衣服,我們出去吃飯。」吻下亞連的額頭,便起身,準備離去。

「好。」換過衣服,便走出房間,和神田一起吃飯去。

ーー又是一個和平的晚上。

優,謝謝你、沒有離棄我。對不起、總是自以為是。但是呢、我真的很害怕,要是真的有一天你不要我,我會不知道怎樣活下去...求求你...我已經失去了瑪那了,我不再想失去任何人...求求你不要離開我...

笨蛋豆芽菜!就説了我永遠不會離棄你!我可是發誓過愛你一生一世呢!我不會離開你,更不容許你隨便離開我!即使全世界離開你我也會呆在你身邊!你並不是一個人!還有!不准隨便就哭!知道了嗎!

评论
热度(16)
  1. 千陇ks一隻努力的白化企鵝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