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三歲上班族神田x二十歲大學生亞連

◎超級occ
◎超離題
◎現代Paro
◎同居日本的兩人
◎亞連女裝注意
◎新手文、小學生文筆

↓OK?↓
------------------------------------------

「叮噹叮咚~列車將會在五分鐘後到達、列車將會在五分鐘後到達。請乘客耐心等候。」列車站的講播響起,提示著乖客列車到來的時間。

白髮少年慢慢走到月台前等下,轉頭看了看後面跟著一起的黑髮青年,青年走到白髮少年的旁邊,一起等待著列車的來臨。

「看那個白髮的女孩子好可愛!」
「真的真的!」走過的路人小聲地說著。

你沒聽錯,是「女孩子」,因為亞連現在穿的正是....女裝!

而且白髮的人除了自己還有誰?亞連聽到自己也有點害羞。好尷尬...拜託也要説了...連我自己也害羞起來了...此時亞連開始明白到在街上的美女被人盯著盯著的感受,抬起頭怒盯著身旁的黑髮青年。要不是托這個混蛋一刀平的福,我就不用受這樣的苦了!

事情是這樣的ーー

兩人吃過晚飯後,坐在沙發看電視,亞連看著看著也覺得有點無聊,突然想起一個小玩意。

「神田我們來玩日文接龍吧!」

「你是小朋友嗎?」神田沒有理會亞連,只是輕聲回答,繼續看電視。

「就一次嘛~」亞連撒嬌地説。

「不要。」

「真是個無趣的男人。」

「豆芽菜你説什麽!」神田頭上多了一個十字。

「沒什麽只是覺得你這個男人很無趣。」

「真麻煩...要是你輸了要答應我一個要求呢。」

「我可不會輸呢!」亞連信心滿滿。

「這可不好說呢。」

「那我先來いえ(家)!」

「えき(車站)。」

「きん(金)!」

「你輸了哦豆芽菜。」神田注意到亞連的失語。

「咦咦咦為什麼!」亞連不解地問

「你該不是連接龍的規則也不知道吧?用了“ん”做尾的人就輸。」真是個白痴呢...

「咦咦!?我怎麽會這樣的規則也不知道...那....要要求我什麽...?」真不甘心呢...這樣就輸了...希望神田不會要求什麼奇怪的事呢...

「對呢...」神田嘴角向上揚,表情讓人覺得有點邪惡,從衣櫃拿出一個大袋子,隨便地丟給亞連,接著說道「明天出去把這套衣服穿上。」

「哇啊...!衣服?」接過袋子,粗略地看了看袋裡的衣服。應該不是什麼奇怪的衣服吧...亞連拿出袋裡衣服,一看便看到一件白色的露肩上衣,衣服上有一些黑色的小波點。放下這一件衣服,便從袋裡拿起第二件衣服,是一條粉紅色的高腰小短裙,裙子的邊緣還連接著白色的蕾絲。頓時,亞連終於明白到神田那邪惡的的笑容是什麽回事。

「對了還有這個。」神田向亞連丟去一雙白色的低跟鞋還和一雙有蕾絲花紋黑色的高腿襪。

「等下神田...!」

「明天出門前再幫你打扮一下髮型好了。」未等亞連説完,神田便接著説道。

「我説神!田!優!」亞連突然怒氣大增!「你該不是要我穿上這些衣服然後扮小情侶開開心心牽著手約會去吧?!」

神田並沒有理會戀人的怒氣,平淡地說「不然呢?我們真的是情侶哦。」

「開什麽玩笑!我可不會穿!」這是什麽鬼惡趣味!這是我見過最差勁的人!

「你可是答應過會達成我要求的呢?現在反悔了?膽子越來越大了吧,豆芽菜。」神田皮笑肉不笑的表情,開始慢慢地靠向亞連,令亞連不禁開始感到一絲可怕。

「你....!我知道了...!我穿就是吧!我穿就...」在戀人威迫之下,只好乖乖的答應戀人的要求。

「還有一件事...」神田輕聲地說

「還有什麽!?」

神田把頭靠向亞連,把嘴巴放在他的耳邊,溫柔地説道「你什麽時候才願意叫我的名字呢?」

「咦...?」亞連現在才注意到,倆人成了戀人那麽久,但除了在關鍵時刻才會叫神田的名字外,從也沒有叫過他的名字了....亞連禁不住自我反省起來。等等不對吧!神田不也是總是叫著豆芽菜、豆芽菜,也是沒有好好地叫我的名字呢!

「神田也不是沒有好好的叫我的名字嘛!要是你不再叫我豆芽菜的話我才叫你優!」亞連把自己不滿的想法説出來。

「那是沒可能的。」神田果斷地說。

「為什麽啦!」

「豆芽菜就是豆芽菜,沒有其他!」

「神田優!!!」

就是這樣,我今天就這樣穿女裝出去了。

雖然這樣説,別以為穿女裝外出是件很簡單的事。裙子飄飄然的感覺涼涼的很不舒服,鞋子雖然説
是低跟,很走久了還是會痛。

「喂豆芽菜列車來了哦。」突然傳來神田的聲音。

「啊!神田等等我!」亞連被戀人的聲音喚醒,小步跑向前跟上神田的腳步。

上到列車,因為人太多的關係,車廂內的人像沙甸魚罐頭那樣擠逼「哇啊...人真多呢...」亞連禁不住感嘆了起來。突然想起神田跟在後面,轉個頭,卻看不到戀人的身影「咦!?神田你在哪裏?神田!」亞連開始急了起來,找著找著突然手被另一只溫暖的手拉著,把身體拉向某人的懷裹。

「握好,別走失。」手的主人説起話來,原來是自己在尋找的戀人ー神田。

看著戀人,亞連的心臟跳得越來越快。這是什麽回事?心臟噗通噗通不地跳...明明每天都看著他,為什麼我會突然感覺......這時眼前這個男人...「好帥气.....」亞連不小心把心裡的話説了出來,立即用手掩著自己的嘴巴。

神田隱約聽到戀人的聲音「豆芽菜,你剛在説什麼?」低頭問道。

「沒...沒有!我什麽也沒有説哦!」被聽到了....

「...」神田沉默,幾秒後「豆芽菜,你還在生氣女裝的事情嗎?」

「那是理所當然的啦!要我穿上這樣的衣服!」亞連説道。

「那可是你鬧著要玩的呢。」神田平淡地低頭看著說。

「哼!」亞連哼了一聲,表示他的不滿。

「但你不也是穿了嗎?而且....」神回接著說「也挺可愛嘛。」嘴巴微微向上揚。

「...!!」亞連臉上多了一團紅暈「囉嗦...」側過頭,想要避開神田的視線,卻又被一個溫柔的吻阻止了動作「嗯...唔啊...」突然其來的吻令亞連一時感到窒息,微微用手推開在吻著自己的戀人。神田注意到亞連的示意,才願意放開這個深吻。

「別在那麽多人面前...」還未等亞連説完,神田便一手摟上戀人瘦削的身軀,手開始不安地在亞連的身體到處摸索著。

「沒關係,沒人會看到的。」輕聲地在亞連耳邊説。

「喂...!混蛋優...不要!哇啊啊!!」

這時突然列車急刹一下,車上的乘客都向前倒下,有不少乘客因及時抓不到扶手而跌倒。幸好神田能及時抓緊扶手,懷中亞連則撞向了神田的胸膛。

「喂沒事吧?豆芽菜!」神田立刻關心戀人有沒有受傷。

「我沒事。倒是優!有受傷嗎?」抬頭看著眼前的戀人。

「沒有。」神田平淡地回答。

「太好了...」亞連説完,列車又再次啟動了。

列車響起廣播室的鈴聲,傳來一把女服務員清脆的聲音「列車剛才出了一些意外。如有受傷的乘客,下車後可以到救護處。」接著,又響起另一把服務員的聲音「下一站,藤森。下一站,藤森。」

神田聽到廣播後,想起水族館的地點,低頭提醒一下身下的戀人。「喂豆芽菜,一到下一站就下車了哦」

「嗯,知道了。」點點頭,回應神田。

等到了下一站,倆人便和這一站下車的列車們一起下車,牽著手向水族館的道路上進。

评论(5)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