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三歲上班族神田x二十歲大學生亞連

↓OK↓

----------------------------------------------------------------------

當亞連拿在手機,準備拔起電話,想聽聽戀人的聲音時,「咖啦」,突然聽到一聲開門聲,亞連快速的用手抹去臉上的淚水。然後把桌上還未吃完的超市便當收拾好,走向門口迎接加班工作完畢回家的戀人。

神田「我回來了。」

亞連「歡迎回來~今天真早下班呢。」從神田手中接過工事包,吻一下戀人的臉頰。

神田被眼前的人完吻過臉頰後,注視著他的臉,似乎發現了亞連臉上的哭痕,用手摸著戀人的臉,,「豆芽菜你怎麼了?」溫柔地問道。

亞連「沒什麽啦。」想隱藏自已哭過的事實。但一切都被戀人看光了。

神田「......在學校被人欺負了?」一邊脫起身上的外套,心裹開始不耐煩,掛起脫下了的外套,轉頭皺起眉頭看著亞連。

亞連「就説了沒什麽啦...」轉過身,想走去房間來避開神田的眼神時,「痛!」突然手被緊緊地抓住。

神田「告訴我發生了什麽事,你有哭過吧?」質問著眼前的人兒,語氣變得強烈,臉上掛著擔憂的表情。

亞連「夠了好痛啊!快放開我!」不斷地掙扎。

神田用力地把亞連壓到牆上,「咚」一聲把手拍在牆上,用尖銳的眼神看著身下被自己壓到牆上的人兒,「你不說我就不放手。」

亞連的身體被神田嚇得發抖,全身都變得僵硬,手上的工事包被丟在地上。雖然不是第一次看見這樣的神田,但他十分明白現在的神田很危險,迫於無奈下只好細聲地説出理由「因為很想見你...」。

神田「嗯?聽不清楚?」把耳朵靠近亞連 ,想把聲音聽得更清楚。

亞連「因為你最近總是加班!家裏又沒人打掃!又沒人給我做飯!功課又沒人教我!我可是想你想到不得了!你現在卻這樣...真的最討厭你了...笨蛋...」忍不住開始再次哭了起來。

神田「因為這樣所以你哭了...?」對著忍不著哭的戀人,開始有點不知所措。

亞連「嗯嗯...」聲音帶點哭腔地説道。

神田把亞連的手輕開,抬起戀人的頭,吻一下眼邊流出的淚水,再深深吻上戀人的嘴唇,這是多麽柔軟,多麽甜蜜的嘴唇。亞連並沒有抗拒,把手放在神田的肩上,突然其來的吻令臉上出現了一絲紅暈,深吻令亞連感到窒息,但又不想離開。感覺到亞連呼吸帶點困難,不捨地放亞連柔軟的嘴唇,摟緊亞連的小腰,在戀人耳邊説著「對不起,令你寂寞了...」

亞連感受到對方的溫暖,工作後的身體帶著疲勞的感覺,但自己也不示弱「但我還未原諒你哦...」在戀人懷中説著。

神田微微鬆開雙手,看著懷中的人兒説道「那你要我怎樣才能原諒我?」溫柔地問。

亞連回答「作為懲罰,做飯給我吃,那我就原諒你。」

神田「你還未吃晚飯?」神田回來時已經九點半,平日的話已經吃完晚飯在看電視。

亞連「有倒是有....但超市的便當很難吃只吃了一半。」

神田「...我知道了。做好功課了沒有?」

亞連「...還未。」

神田「那回房間做功課等下出來吃飯吧,豆芽菜。」低頭吻一下對方的額頭。

亞連「我叫亞連!笨蛋神田!」離開戀人的懷抱後,撿起地上的工事包,便回到房間,放好神田的工事包,就乖乖地去做功課。勉強地做好功課...算是做好功課吧?神田應該也差不多做好飯了,亞連伸了個懶腰,便從房間走到客廳,走向厨房的方向,探出一個銀白色的身影,像是餓壞了的動物看著獵物那樣注視著神田差不多做好的飯。

神田注意到亞連個眼神,難道幾天沒給他煮飯就沒好好吃過飯?但認真回想一下,自己已經差不多兩個星期沒有和戀人一起好好的吃過飯,別説晚餐,連午餐的便當都沒有給他做。每天都是在忙碌地工作加班,從沒有想過戀人一個人呆在家裹的感受,果然讓他感到寂寞了...神田開始想明天上班應怎樣砍死那個令自己不斷加班的上司。

「呐呐神田做好了沒有!我都餓扁了!」從外面傳出戀人不耐性的抱怨聲 。

神田有點不滿戀人的抱怨「再囉嗦就不給你吃!豆芽菜!」大聲地説著。

亞連「我叫亞連!笨蛋一刀平!」

神田「看來你真的不餓呢。」

亞連「....」被脅威著不給自己吃飯,亞連只好乖乖地閉上嘴,靜靜地走到沙發坐著等吃飯。

一會兒後,神田托著兩個大碟子小心地從厨房走出來,把碟子放在四人用的飯桌上。亞連見到後馬上冲上前,坐在平日吃飯時坐的座位,眼睛閃亮亮地看著面前的咖喱飯,急不及待地拿起餐具,「我開動了~!」神田坐下自己的座位,看著亞連不優雅的“餐桌禮貌”,歎了一口氣「別吃很那麽急。」,説完才慢慢拿起筷子,開始吃桌上蕎麥面。亞連吃著吃著,臉面露出了滿足的笑容,「果然神田煮的飯很好吃呢~」,説著感想。神田並沒有說什麽,心裹卻充滿著成就感。

「啊!」亞連突然想起一些事情。

神田「怎麼了?」

亞連「這個!」從褲子的口袋裹拿出今天下午茶時朋友給的二張水族館入場券「今天朋友給了我這個。」

神田看了看亞連手上的東西「水族館?」

亞連「嗯!呐~神田找天一起去吧~」

神田「我哪有空去這些地方,又不是不知道我很忙。」雖然這樣説著,但卻拿起手機,查看這幾星期的日程表。

亞連「咦ーー求求你~優...拜托你...」使用出絕招ー假裝著快要哭的樣子,水汪汪地看著戀人。

神田「!?」看到亞連快要哭出來,神田變得不知所措,嘗試冷靜自己的情緒,「咳咳,要是你下週的考試全科合格,我就帶你去。」

亞連「咦咦全科合格ー!?這有點難度呢...」

神田「要是只有一科不合格也不行呢,要是做不到要懲罰哦,豆、芽、菜 。」

亞連「你...你這是小看我嗎!?我就全科合格給你看!一、刀、平!」

神田「哦好哦,期待你考試後的成績表。」

亞連「哼!我吃飽了!」收拾好碗筷放進廚房。

亞連邊洗著餐具邊想著,一想到神田說 “ 要是你下週的考試全科合格,我就帶你去。” 就變得如荼如火,説什麽只有一科不合格也不行!這根本就是少看我!我絕對會全科合格給你看!你給我等著吧!混!蛋!一!刀!平!

回到房間,亞連馬上開始溫習。神田洗完澡,換好衣服回到房間時,一打開門,就見到那個為了一起去水族館而不斷埋頭苦幹努力地溫書的亞連,看到這樣的戀人,神田忍不住偷笑了起來。沒想到的自己一兩句話就能令那個豆芽菜乖乖地去溫書,這真的...我根本超強!神田心裹誇獎著自己。還真不知道亞連是聽不到神田的笑聲,還是不想理會他,完全沒有反應,只是在低頭溫書。

說起來已經差不多十一點半多了,亞連因身理時鐘的關係已經忍不住打起哈呼來,但亞連沒有打算這樣就去休息。這時躺在床上看著書的神田注意到床邊的時鐘顯示著11:42p.m.,已經是要睡覺的時候了。

神田「喂豆芽菜睡覺去,已經十一點四十五分了。」

亞連「哈...啊...再溫一下,神田先去睡吧。」邊打哈吹邊説著。

神田「你看你都累成這樣了還溫什麽,給我馬上床上睡覺去!」

亞連「就只是再溫一下!就一下子!」

神田「我數三下你再不床上我看你明天怎樣下床。」

「三」

亞連「好的好的我知道了真是的!」聽到自己的身體將受到威脅,只好戀人聽從命令,馬上爬上床睡覺去。

神田「二...」看到那個頑皮的孩子已爬到上床,也沒有多説什麽,只是關了燈,然後走回床上,給兩人蓋好被子,便和孩子睡前親密一下。「晚安了豆芽菜。」親上亞連的額頭,溫柔地抱著對方説道。

亞連「嗯...唔...優,晚安。」回抱著神田,聲音帶點疲勞地說,很快就睡著了。

神田抱著孩子的身子,意外地發現亞連的身體比以前還要瘦,果然是因為沒有好好吃過飯的關係吧?自己不在就變得那麽真是隨便,令人擔憂的孩子呢...閉上疲累的眼睛,靜靜地睡去。

TBC

----------------------------------------------------------------------

這裡忍不住把亞連寫成像個愛哭的孩子呢,嘛這也是撒嬌的一種吧Ov<

评论
热度(14)
  1. 千陇ks一隻努力的白化企鵝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