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努力的白化企鵝

🐧這個是企鵝一隻🐧
請求包養我回家✨✨

溫暖三十題——神亞


神亞《鬧脾氣》

大明星神田(28)X 花店店長亞連(25)

————————————————————————

滴答滴答,煩躁的聲音從屋外傳來,時不時還響起轟轟的打雷聲,宛如就像在憤怒地訴說著什麼一樣——就像神田優現在的心情一樣。

神田微微張開眼睛,他難得今天那麽早醒過來,不如說他壓根沒有熟睡,完全沒有睡的很好。

習慣性的轉頭看向自己的右邊,看著自己媳婦兒可愛的睡顏——可借,這次他轉頭過去只見到幾隻茶杯,茶几上的幾只透明杯子裡還有一點未喝完的茶水。

神田坐起身,他皺著眉頭,黑臉先生的樣子看起來還比平日還凶了幾倍。不像大床般軟綿綿的沙發令他一整晚完全沒有睡好,但令他更難以入睡的是內心的小煩惱。

神田優被罰睡沙發了。

嘛......其實也不是什麽特別的事情,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不如說是差不多是每個月都會發生一次的事情。

以往的話,神田會待亞連熟睡的時候,從抽屜裡拿鎖匙解鎖開門,然後靜靜的上床抱著愛人睡覺去;早上的時候提早起來做美味的早餐親親哄哄亞連就會和好了。

但這次卻失策了.......

房間鎖匙放了在房間——

想不到什麽辦法可以進去,這晚只好乖乖的聽話睡沙發。

他扭了扭脖子,卡卡的聲音在訴說著男人一整夜的睡眠質量。

突然早起卻又不知該做什麽真是令人煩惱,他壓根想不到有什麽可以幹。他大慨感受到平日自己出差 媳婦放假在家沒事情做的感覺了。

距離上班還有兩小時。

今日主要的工作就是拍衣服廣告和雜誌寫真,他看了看手機上的日程表。放下手機,他走到廚房,系上圍裙,正考慮著煮什麽早餐來安慰媳婦。

早上七點多。

大床上的白髮少年睜開眼,眼前的是床頭櫃上的電燈和自己的手機。不像以往,要不就是空白的位置,要不就是戀人的樣子。難得一次自己會把整張床霸佔,還霸了神田的位置。

亞連看了看手機旁的鬧鐘——七時十八分。

原本還打算繼續睡下去,頭腦往神田的枕頭埋下去,嗅到戀人的味道——好舒服,亞連變得更不願起床了。

——糟了!

都快七時半了!亞連快速地坐起來。天啊!我竟然睡過了、還睡過了一個小時——!

房閒裡的大床固然是比客廳的沙發還要舒服,可是他也是很晚才能夠熟睡;都怪他混蛋的情緒,和戀人吵架後氣呼呼的心情令他整夜都難以入睡。

趕快的很床上跳下來,穿上外套,都沒有注意到外套穿反了。他打開門,沙發上薄薄的被子已經被人翻開,原本應該在沙發上睡覺的神田早已不見了。

他看向廚房,果然——他的戀人在厨房準備早餐,香噴噴的煎蛋味從煎鍋裡傳出來,看似快要完成的樣子。

亞連把身體靠在牆邊,他在思考著——

昨晚兩人都鬧得有點僵,加上還要趕訂單,原來打算早上起床再做便當,可是誰讓他睡過龍了......真是的——!

要是在這短短的時間裡還來得及做一個簡單的便當給神田當午餐。可是.......他看著在厨房裡忙忙碌碌的神田,現在自己還帶著一點點急躁,要是進厨房的話他一定會跟神田找喳!

左想右想,低頭看了看電視機旁的水仙花,水仙花下放著大大小小的石頭。

叮!

頭腦上亮了一只燈泡,嘴上露出一個.......奇異的笑容,對、然後你看看、他的惡魔角和尾巴,都急不及待的跑出來了。走到浴室,亞連決定先梳洗一番。

神田剛好完成早餐,便聼到關門聲——是從浴室傳來的。當神田雙手托著早餐出來的時候,寢室的門已經被打開,他放下手上的兩位早餐在餐桌上後,走到房間裡便衣。

在戀人回到房間的短短時間內,亞連心急的到走到厨房裡,從櫃子上拿起木製的便當盒,趕快的把「食物」放在盒裡。可惜還未來得及填上平日的分量,寢室裡便傳來開門的聲音。

亞連趕快藏起便當,秒速的走到餐桌前拿起早餐,到沙發上吃。

推開門走出來,餐桌上少了一份早餐,他的戀人也不在,神田皺起眉頭。看向沙發,亞連擺起苦瓜臉,一臉悶悶不樂的埋頭吃早餐。

還在鬧脾氣——

神田從房間走出來,簡單的白色衫衣還有黑色長褲,配上故意綁得凌凌亂亂的領帶帶。他步向電視機,在沙發和茶機之間走過,這樣的動作完全擋住亞連看早晨新聞。

他媽的一看就知道是故意的啦!

不滿男人的舉動,亞連故意伸出腳試圖讓神田跌倒。也許作為戀人的他早就熟透了豆芽菜的小把戲了。神田提高腳走,便跨過了亞連的腳,走向餐桌。

豆芽菜那不甘心的煩躁樣還挺有趣。

差不多是時間要出門了,神田快速的把早餐吃完,並把餐具放在洗碗槽上了。

可能因為有點趕時間,神田並沒有打算要洗碗,放下餐具,簡單沖水一下便出了廚房。

神田走出廚房的同時,亞連亦走進厨房。看見茶機上的碗子裡還剩下一些炒番茄蛋和生菜,該不會是因為不滿意味道所以吃剩吧?

「又不洗碗!」這樣的氣呼呼的聲音從厨房裡傳出,隨後還傳出「冲冲」的水流聲和「啪砰」碰撞聲。

神田再次走到厨房門前,他的正戀人快速的把碟子沖洗,像是在煩躁的急著把討厭的東西都完全洗掉。

洗碗碟時發出啲碰撞聲都在比賽著,每聲每聲都在較勁。

「讓我來洗吧。」神田走上前,順著戀人的手打算拿去他手中的瓷碟,亞連的手都是皺巴巴的。

「等你來我都洗完啦。」亞連不耐煩的説著,說完,把手上洗好碟子放到架上。

「........嘖。」放開戀人的手,神田用掛在門旁的毛巾擦去手上的水滴,便離開了厨房。

看來媳婦兒生氣的情緒難以平息,這時候神田卻想不到要怎麼樣來安慰亞連,他第一次感覺到情商低是個大問題。也許下班時帶點好吃的回來,心情會好一點吧。

哄媳婦真是一個世間難題。

拿起一圈鎖匙和手機,神田到門前,打開旁邊的鞋櫃,從櫃中挑了一對深棕色的中長靴,穿好鞋子準備出門。

「慢著!」才剛穿好靴子,神田便被人叫停著了。

神田乖乖的站來身,回頭看,不一會兒,媳婦兒就拿著已經包好的便當走向自己。

還以為中午要吃外賣飯盒。

走上前看著丈夫衫衣上系得凌亂不堪的深藍色領帶,亞連把便當放在鞋櫃上,忍不住要伸手把領帶解開,再次給神田打領帶。

明明剛才還在生氣,現在卻還是會好好給我挷領帶。

害我心都動了,真想抱起來親過一番才出門。

「站好!」神田收起本想把人環著的手「都三十了還不會打領帶!」

......我才二十八。

「......還在生氣?」神田低頭看著在埋頭打領帶的戀人。

亞連並沒有回應身前的愛人。大慨是知道這次的事有一半都是自己在鬧脾氣,心裡知道道理號的確是在神田上,自己卻總是鬧脾氣讓戀人難堪。

什麽時候開始自己會變成這樣。

難道說戀愛的人會失去85%的理智都是真的?

把結拉上去,拉到鎖骨下,讓衫衣的領子掩過脖子下深露的鎖骨,才滿意的放下手。

「......如果今晚早點回來給我做晚飯、我就原諒你!」亞連抬起頭,今天是他第一次的好好看著丈夫的臉。

「......要吃什麽?」神田輕聲地問。

「嗯......蛋炒飯、天婦羅、 雞翼、馬芥休球、忌廉雞湯,甜點要芒果布了。」亞連的食量永遠都是個無底洞般的。

一聽到,神田都禁不住要皺起臉來,汗都流到一身背。

「小心變肥豬。」

「一定沒有你胖!」

「可我有肌肉 。」

「.......混蛋!」

神田低下頭,把手放到人兒的頭腦後方「等我回家。」

「不准!」亞連把手掌壓在男人要貼上來的嘴巴上。

「......幹嘛?」

「要做到才讓你親!」

「豆芽菜.....!」手上不禁多了個十字的皺紋。

真是的沒你這豆芽菜辦法。

誰叫這是我未來老婆。

「我出門了。」拿起亞連放在鞋櫃上的便當,神田打開大門。

........果然這樣的話還是差一點。

「神田!」亞連拉住正要離去的戀人的手臂,神田回過頭,亞連踮起腳尖,親上看過來的未來丈

「路上小心。」

「.......知道了。」讓身下的人兒放開自己,剛才還在的皺紋在不知不覺間已經散去,心情亦變得心開怒放。親下老婆的眼晴,神田便關門離去。


※(亞連手機)信息
10:08a.m.
經理人小姐:今天是發生了什麽好事嗎?怎麽感覺神田今日特別起勁?

————————————————————————

不知不覺間工作到下午一點半了,剛完成了服裝廣告的雜誌攝影,各工作人員的紛紛去吃午飯,準備繼續接下來的工作。

習慣性的與經理人一起吃午飯,神田坐在椅子上,打開早上收到的愛妻便當,一打開——

「噗哈哈哈哈哈wwwww,神田你這次又幹錯了什麽啊哈哈哈咳咳、咳咳咳咳!」看到便當裏的食物,在旁邊的經理人也快笑到了。

——滿盒都是泥和草,配上一張寫著「笨蛋😛」的方形紙條。

..........

「我出去買飯。」神田拿著便當,拿起椅子上的外套,便走了出去。

——混蛋豆芽菜看你今晚怎麼死!

————————————————————————

備註:額...他們還未結婚的,嗯。(點頭

评论
热度 ( 18 )

© 一隻努力的白化企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