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一只小可愛叫企鵝🐧

🐧這個是企鵝一隻🐧
請求包養我回家✨✨

《安全部長的愛情故事》

※OOC屬於我
※蟲子很多,歡迎捉蟲
※哈利波特paro
※設定複雜😂
※美國魔法國會安全部長神田X破心小白鹿亞連

Ok?

————————————————————————

晚上七點多。

街道上漆黑一片的,多得燈光的照料,加上被人們裝飾的燈光,使路上變得光彩起來。平日寧靜的街道也變得繁華起來,人來人往的在街道走過。

不同的人在眼前走過,在建築物下站著的亞連拉一拉頭上的連衣帽;他呼了一口氣,在空氣中浮現出白色的氣體。

他在寒冬的天色之中,等待著。

建築物的最頂層的房間還未關燈,裡頭的人還在埋頭工作,桌上的文件像是有完沒完的。

再十五分鐘過去。

從建築物內走出了一個人。亞連見況,抬起頭看著走出來的人——墨綠色的短髮少女。眼睛上微微的期待也不禁落下,留下隨即揚起的微笑。

李娜利也同樣揚起笑容,停下本來要離開的腳步「亞連!好久沒見了!你在這.....」像是被什麽打住似的,她等下了說話,笑容變得更燦爛,又接著說「是在等神田吧。」

都聽不出來這到底是問句還是陳述句了,亞連不禁皺眉。都是和自己擁有相同能力的人,平日對自己來說是挺方便的,但當用在自己身上時感覺卻很差勁。幸好李娜利是個好女孩,不會處處為難自己,也許是因為這樣她才成為跟自己聊心事的最好拍擋吧。

「嗯,是哦。」亞連回答説。

「他還有些文件要處理呢,可能還要一段時間哦。」李娜利説「要不在裡頭等?裡面比較和暖哦。」

「額......」亞連抬頭看看仍有燈光的樓層,他看到裡頭的人似乎開始收拾桌子了「我想不用了,謝謝你。」

「那...好吧!」李娜利從手袋中拿出一個紙袋,遞到亞連面前「你之前拜託我的東西。」

「...拜託你的東西?」亞連接過紙袋,他並不記得自己有拜託過別人什麽。紙袋有點重量,裡面的東西卻是不多。

打開一看,亞連的眼睛再次閃亮起來。

「你看你,光想著神田的事,都要忘記自己的事了。」李娜利笑著説。

單身狗的生活總是令人悲傷~

「只是一時間想不起而已!誰會一整天想著那個笨蛋啦!那個一刀平!」腦海中再次浮現某個男人的樣子「李娜利我跟你説!昨晚神田......」

「咦、STOP!STOP!亞連君、我知道了!現在已經很晚了,我得趕快回家給哥哥做晚餐!」遇上神田的事,亞連總會說個不停,唔......還是快走為妙!

額....被打住了。

「額丶這樣。」亞連似乎是沒有意識到自己剛才是有多麽的激動「謝謝你、李娜利。」

「客氣了啦!之後再約出來吃飯吧。」

「嗯!」

簡單告別後,李娜利漫漫步。亞連看著女子離去,露出輕輕的笑容。他再次打開手上的紙袋,裡面的是一本本的烹飪書,臉上的笑容變得燦爛,笑得牙齒都露出來了,像是在心頭中計劃著什麽。

好不容易地總算是完成了一手頭上的工作,額......總算是,至少今天要完成的事是做好了啦。

長時間的工作使神田身上的肌肉大多都僵硬了。他扭扭頸了,卡卡聲的;他輕輕一揮手,桌上凌亂的文件便自動飛去該去的位置。任由文件自我整理。神田系起圍巾,走到衣櫃前拿起外套穿上,黑色修長的大衣為男人添上一絲威嚴。

關燈,走出辦公室。他從高處向下看去,整個建築物都變得一片漆黑,古典風格的樓梯上走過的似乎是最後一位傲羅。

隨著升降機落到底層,神田漫漫的步向樓梯,靴子一級一級的踏上,使樓梯發出聲響,而這些聲響都只傳在神田聲邊。

終於下班了,一整天下來都工作可真是使人累成狗。誰讓他是安全部部長,每天都得處理源源不絕的文件,還要定期外出巡邏,皺紋都全跑出來了。

神田走出公司,外頭的冷空氣朝著他吹過來,他呼了一口白煙。正打算走向回家的路上,他抬頭一看,眼邊的白色髮絲吸引了他的視線。

原本應該在家中呆著的小白鹿,現在出現在他眼前。

亞連似乎還未注意到他要等的人已經到了,他還在悶悶的擦著手,嘗試使自己變得更暖一些。

「喂。」神田叫了一聲,喚呼眼前的人兒。

突然耳邊傳出一把熟悉的聲音,亞連心急的抬頭看,眼前的身影令他的心慢慢溫暖起來。

「你怎麽會在這?」男人走上前,走到亞連面前,他問道。

「我.....」當亞連正要回答,他忽然聽到腦海浬傳來眼前這個男人的聲音,臉上不禁浮起微微的紅色「並不是你想這樣呢!我、對!我只是心急想早點知道晚餐是什而己!」

。。。。。。

雖然神田表情上仍然很淡定,不如説他看起來有點漠然,但心中卻是哭笑不行的,都不知道是冷笑還是嘲笑了。

看自己未婚夫冷淡無奇的眼神,亞連心想:怎不會這樣也信吧?

噢、沒有,當然沒有啦。

很明顯這個理由是騙人的,因為除了什麽特別日子,神田平日都不會親手下廚的,這豆芽反而來問他今日吃什麽、而不是回家問家養小精靈?

天啊、他的未婚妻怎麽可以這樣可愛。

沉默了好幾秒,都已經不知道是尷尬還是怎樣了。注意神田都沒有回應,亞連不禁真的以為神田信了他的說話。

「......你是白痴嗎豆芽菜?這麽爛的謊話你也能編得出來。」

「哈...!?你才白痴呢!」差點被神田的表情騙了...!「還有我不叫豆芽菜!混蛋工作狂一刀平!」

「你剛説什麽——!」

「要不要我説給你聽一百篇的?」

「有種你就試試看!」

「混蛋工作狂一刀平——」還未等亞連説完,神田已經把縮在衣服裡的魔杖拿出來,一臉叫亞連服輸的表情。

拿出魔杖的方法似乎真的起了一點恐嚇作用,看似亞連都弱弱的縮了一縮。但亞連也不願服輸,他理直氣壯的更靠前了一步,眼兇兇的盯回去!

「來啊!弄點什麽來看看啊!」雖然這樣說,但哪怕是再冷淡的神田也不會弄什麽出來吧?怎麼說我也是他的未婚妻呢!

.......應該不會吧?

但亞連似乎也想得太理想了。男人提起手揮了揮手上的魔杖,魔杖的尖端漸漸,發出刺眼的亮光。亞連這才覺得,有時間自己真的太小看神田了。

「Orchideous.」

亞連害怕得閉上眼睛整個人都縮了起來,他聽不見這是什麼,即使聽到也不知道這是什麼咒語。他現在腦袋裡一片空白,只希望眼前男人不要傷害到自己。

.................

以為之後會發生些什麽事情,但閉上眼睛後卻什麽也沒有,不痛不癢的,亞連小心翼翼地慢慢睜開一只眼睛。

「噗!」一聲突然響起,亞連反而被這一聲吓到了,吓到整個人都彈起來。他眼睛眨了眨,眼前神田手上的魔杖上多了一枝小花枝。

........這是什麽惡作劇般的巫術?

看著完全看呆了的未婚妻,神田心中不禁又笑了一聲。

一枝花?都不知該怎麼面對這個場景的小白鹿抬頭看了看戀人。

這種尷尬的埸面是停留多久啊?不等亞連反應過來,神田伸出手截斷生在魔杖上的小花枝,抬起手插在少年雪白的頭髮上。他輕輕的退了一步,眼前的是一幅畫像,一幅生動的魔法畫像。

是只梅花鹿。

這不是滿可愛的嗎?

神田轉身步向回家的路上「我才在想大街上跟你鬧呢,笨蛋豆芽菜。」最後還不忘留下一個鬧笑的稱號。

卻是他專用的稱號。

「你.......!」一連串的.......都不知該說這是驚喜還是什麼了,亞連這才醒覺過來,可能是太冷的原因,臉上還浮起一絲紅暈「我不是豆芽菜啦!」語畢,他輕輕摸著頭上的花朵,追上未婚夫的腳步。

神田總是這樣的,要不就想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要不就有完全猜不透他在想什麽。

真是討厭死了!

一黑一白一起在街上走著。明明是一起走的,去的方向一樣,要去的地方也是一樣,兩人卻相隔著如此遙遠的距離。

明明是即將成為夫婦的兩人。

要是他是個巫師,他一定會給自己施保暖咒!

很可惜他不是。

寒冬的天氣令亞連不斷上下的摩擦著雙手,希望取得更多的溫暖。

神田似乎察覺到什麽,側過頭稍微一看,在擦著手呢。這樣才回想到他的未婚妻是不會魔法的破心者。

這個笨蛋豆芽菜。

神田伸手拉起亞連的右手,抓到緊緊的放在自己風衣的口袋裡,還順勢的把人兒拉到自己身旁。

靠近了30cm的距離。

突然的動作令亞連差點跌倒,亞連抬起頭看過自己的未來丈夫。口噏噏的,完全不知道在說什麼。下一瞬間,身子突然和暖起來,手指也不像剛才般冰冷。

明明沒有拿出魔杖,卻對自己用了保暖咒?

是無杖魔法?

亞連記得師父說過,無杖魔法並不是每個巫師都能做到,需要高度的專注力和心靈的力量,這可是很困難的事呢!到底神田是怎樣做到的!

當亞連在不斷思考時,眼前突然出現了白色的小綿球,掉在地上後慢慢的融化。接著又有更多更多的小綿球在眼前飄過,又掉到地上融化。

下雪了!

「神田!快看!」像是從未見過下雪的孩子一樣「下雪了耶!」亞連興奮的表情完全露的表情上。

「盲的都知道啦。」亞連的剛才的動作和表情都入盡神田眼中,雖然表情並沒有表現出來,卻因為這一切,令他剛才的工作煩惱,都忘記得一乾二淨。

「可這樣很浪漫嘛!」

「又不是沒有見過,少像個幾歲孩子一樣。」

「......沒情調的男人。」亞連小聲的抱怨著。哦不,應該由第二次見到神田優開始,他便知自己的未婚夫是個沒情調的男人。

又冷漠、脾氣又差、又愛欺負人!

現在絕對又在嫌棄我吧!

「......嘖。」難道他有說錯嗎?這豆芽菜可的確像個小孩子一樣哦!「......過來。」腦海中突然浮現出一個畫面,神田比剛剛更加握緊亞連的手,拉著人兒走向家的另一個方向。

又靠近了10cm的距離。

「咦?神田?要去哪啦?」才剛反應過來的亞連就這樣被拉著走了。

「等會你就知道。」不理會自己身後還走得慢吞吞的人兒,神田像是很嫌煩一地説。

走了幾條街,街上的人漸漸沒有了剛才回家的路般熱鬧,變得人煙稀少。

而雪,仍然下著。

他們漸漸走到一個荒廢了的公園前,不能再玩的千鞦、陳舊的長椅、破碎了的白色瓦礫,紛紛都積滿了雪。那裡除了他們以外,一個人也沒有。

走到公園裡,神田停下了腳步,亞連也跟著停了下來。

「帶我來這裡幹嘛?」他看著身前的戀人,又左右的看著公園周圍的環境,還未明白為什麽神田要帶自己來這裡。

「笨蛋豆芽菜,看上面。」神田抬頭示意。

「我不叫豆芽菜啦!」見神田沒有回應,反而看到神田臉上一種微妙的表情——給人一種期待的感覺。

很少會感受到神田的心思,心中慢慢地有一絲期待。亞連抬起頭一看。他的瞳孔一瞬變大,不敢相信眼前的畫面。

滿天的星辰!

亞連從來沒有看過這樣的天空,即使是在廣闊的森林,還是在繁忙的城市,他也沒有。他從沒有抬起頭看過天空,感受大自然的美麗。

想不到神田也有小浪漫的一面。

神田把目光很天空的星際放到眼前的亞連身上;連身外套的帽子早就在不知不覺中掉了下來,在只有兩人的情況下,亞連已經不在乎頭上的鹿角暴露在空氣之中了。

不知道是為什麼,明明頭上的星海比這裡的任何事物都要閃亮、都要漂亮——可在他眼中,他身前的人兒更為吸引、更為美麗。

他的小白鹿在閃閃發光。

神田目不轉移地注意著人兒閃爍的眼睛,亮晶晶的,光是他的眼睛裡已經有數千顆的星辰,還看天上的幹嘛呢。

原本只顧著又觀看星空的小白鹿,忽然感覺到旁邊有一絲目光落在自己身上,亞連轉身一看——眼前的只有神田的臉。

只有十幾厘米的距離......

我該怎麽做?把神田推開?還是說轉身逃走?還是説......

親上去?

哇啊!我怎麽會這樣想的?!連自己搞不懂自己在想什麽!

面對這樣的情況他太緊張了,想要退後卻被腳旁的瓦礫阻到,整個身體往後倒下去.......

「哇——!」

「!!!」眼前的人兒突然往後倒,神田立刻伸手上前把人拉住!可惜身體帶著上班的疲累感,身體一時使不起勁,整個人順著人兒的身體往下倒——

緊急之下也來不及唸咒語了,神田伸手護著亞連的頭部,把人緊緊的擁在懷中。

「啪——」一聲,兩人都倒在地上。

雖然倒在地上,但亞連感覺到的卻不是冰冷的地板,而是陣陣的體溫。

「痛......」整個屁股撞向凹凸不平的地面可不好受,抬頭一看,自己的未婚夫就壓在自己上面。

「神田!?」亞連這時候發現原來神田把自己的頭保護著,才感受不到堅硬的地面。

「笨蛋豆芽菜!小心點好不好!都幾歲了!」無視被抵在地上的手被小碎石擦傷,亦不理會被碎石刺著的手背帶來的痛楚。神田緊張的只是身下的愛人有沒有受傷,低頭看,他的小白鹿還在急忙的坐起身來。神田皺著眉頭的大聲説著。

雖然被大聲的斥責,亞連卻從這小小的句子中聽到一絲溫柔。

「還、還不是因為你嗎!」回想起剛才的情況,亞連的臉上不禁浮起一陣微紅。

「我怎麼了?」神田緩緩的起身。

「你.......」原本還在思考該怎麼回答這個問題,神田已起身再次站起來,這時候亞連不為意地看到戀人手掌上的傷口,是被地上的碎石擦傷的「你受傷了!」亞連立刻站起來,把神田的負傷手拉到自己眼前。

「沒什麽、只是普通皮外傷而己。」明明都流血了!還説沒什麽!神田一度試著收回在手,但亞連仍然用力地緊緊抓著自己的手,他嘆了一口氣,任由亞連處理。

這對神田來說,的確只是很小事。平日外出巡視,出「任務」,總有些麻煩會找上來。一般來說,他都能好好解決,完整無缺地回到魔法國會;但偶爾還是會有些例外的,可即使受傷了,大部分簡單小傷 揮一揮魔扙便會沒事。所以,他從來都不在乎,也沒有想過,有一天,有一個人會竟然為了這些皮毛小事而緊張。

「怎麽會沒事啦......!都出血了耶!」看著戀人被擦傷的手,亞連感到抱歉又心痛。不知道李娜利會不會有什麼魔法水可以用呢?

「這些小傷,普通........!」打算提出讓魔法處理傷口,誰知道還未讓他説完,他的小白鹿接下來的行為,讓他驚嚇起來——

眼前的人兒低下頭,把自己的手貼到嘴邊,小動物般的,伸出舌頭,溫柔地一下又一下的黏上去;這是他以往,在森林裡安慰小動物的方法。

味蕾感受到的,是咸咸的腥味。

「這樣,還會痛嗎?」亞連等下動作,抬起頭來,他看著自己的未婚夫,希望這樣能稍微替他分解一些痛楚。

神田皺著眉頭,事實上,被擦破的傷口遇過水會變得更痛,可看著愛人這樣的舉動,加上性感的眼神,深深觸動神田的心臟,這叫人怎麼會想叫停。

「痛。」神田說著,這樣的語氣比剛才的溫柔多了。

「那麽」亞連把神田的手落到自己手心上,牽著戀人的手,神田的手比自己還要大一些「回去幫你消毒,再吃晚飯吧。」

亞連正要拉著人回家,才不走幾步,神田用力的把人兒拉到自己擁中,還未等亞連反應過來,他伸手抬起愛人的下巴,嘴巴快速的貼上去——

「唔...!?」雙手被緊緊的抓住根本掙扎不了,亞連晃動著身體,試圖讓他放開。

可神田就是不罷休,剛才的事對他來說簡直就是調情般的吸引,他現在可不想放過眼前的愛人。

因深深的接吻而發出嘖嘖的聲音,神田更把舌頭探到對方口裏,與亞連的舌頭互相交接。

漸漸地,亞連也開始不作出任何反抗,反而變得享受這般接吻,身體不自禁地更靠近戀人,臉上亦因呼吸而浮出紅暈。

可好長久的一個接吻,也許是感受到對方的呼吸變得急促,神田依依不捨地分開嘴唇,他們之們拉出一條透明的絲帶。

看著亞連深情的眼睛,圓透的大眼彷彿正在為情況而思考,臉上的紅暈為人兒添上一絲艷。神田開始變得更不想放開眼前的人兒。

這次輪到亞連蹬著腳尖,他用戀人的手臂作為支撐,主動的上前親吻神田的嘴唇。

亞連沒有想過自己會沉醉下去,沉醉在這段被安排的戀情中。

這段由大人們安排的婚姻,明明第一次見面時卻只感受到對方的冷漠,第二次再見面已經是十幾年後的事,卻一下子便要住進對方的房子裡;明明互相也似乎很不在乎對方,卻從不知不覺間,互相的感情已經開始慢慢的升溫。

還是仍舊的學不會用鼻子呼吸,只是吻了一陣子呼吸便會變得急速,兩人分開嘴唇,亞連已經呼呼聲的努力調整呼吸。

「.......再、再不回去,晚飯要涼了呢!」玩在才開始為剛才的舉動覺得害羞,放開戀人的手臂,亞連轉身,大步大步、快速的往回家的方向走去。

面對這樣可愛的小白鹿,神田心得偷笑,嘴巴又不知什麼時候挑起了一角。他走向戀人的身旁,正在計劃今晚該教他怎樣接吻。

他們的手背如蜻蜓點水般的互相碰到,神田牽對方的手,為戀人送上永遠的幸福——

————————————————————————

久違的和友人共享的下午茶,亞連放下手上杯子,他抬頭問道「李娜利,你知道有什麽魔法水可以治療擦破的傷口嗎?」

「嗯?怎麼了?」

「額......前幾天神田不小心跌到擦傷了,雖然替他抹了藥,但好像還是好不了。」

「啊?這種小事正常用簡單的魔法便能治好了啊。」

「啊......!?」

「竟然不自己施咒治療,卻要你幫忙上藥......咦、亞連君你怎麼了?」

亞連努力用手掩著通紅得快熟透都臉頰。

「嗚...沒有、什麽也沒有.......」

「你......哦~想不到亞連君也有這樣的一面呢~」

「沒、沒有啦!李娜利!請不要取讀我的心聲啊啊啊啊!!!」

————————————————————————

※亞連和李娜利都是破心者,能夠取讀別人的思想,但唯獨不能讀取有施鎖心咒的人的心聲
※亞連是巫師和鹿(人)所生的孩子,可變成鹿態亦可變成人態;雖然是破心者,但不會魔法,對有鎖心術的人偶爾一次會聽到他的心聲
※李娜利是破心者,會魔法的
※神田是個咒師,對自己施有鎖心術

TBC?

评论
热度 ( 20 )

© 這裡一只小可愛叫企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