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C
※現代Paro
※小學生文筆
※有私設
※歡迎捉蟲
※BGM:戀愛使用説明/西野加奈

OK?↓

—————————————————————————————

清晨,小鳥在半空中飛過,藍色的天空被白雲掩蓋著。因為房間的窗門沒有拉上窗簾,微光從窗外透到室內。

我知道你們想說什麼,對、他們昨晚做愛的時候沒有關窗的廉,至於有沒有人看到他們做愛我還真不曉得。

幸好太陽不是太猛烈,要不然床上相擁熟睡著的一對戀人還未被鬧鐘吵醒就已經被太陽曬醒了。

結果第一個被手機鈴聲吵醒的不是神田,是亞連。

原本亞連經過一整日的折磨後在戀人手臂上熟睡到香香的,鬼曉得手機會突然響起啊,一響起來就吵到他的耳膜都要穿了。

本打算睡了一覺便可以自然醒過來,又不知哪條人渣一大早就打電話過來,他媽的要是來電人是他亞連認識的話,他大概隔天會找他出來暴打一頓才爽。

白髮人兒不情願地睜開眼睛,又合起雙眼在戀人的胸膛前蹭了幾下,打算在對方因無人接通而掛線後繼續睡去。誰知道這個“來電人”真有耐性,響了快兩分鐘都未掛線,亞連終於忍不住要自己出手了。

拿開神田按在自己頭上的手,才剛用手肘在柔軟的床上支撐起半個身體,微微彎起來的腰股間卻酸痛到不得了,唉、誰叫他昨晚的深夜運動做得那麽激烈啊。忍受著痛楚亞連伸手到神田身後的床頭櫃邊緣上拿起發響的手機。

再次睜開眼睛,那是神田的手機,在這種情況下亞連還真不想理會什麼私隱問題。手機刺眼的光芒令亞連感到難受,努力地睜大眼睛一看——你他媽的原來是個混蛋的鬧鐘!

亞連把手機鬧鐘關掉,他怒氣上腦地把手上的手機「啪」一聲打在戀人的胸前。

神田就這樣被懷中人拍醒了。

突然被拍醒的神田懶散地半開半合的睜開雙眼,看著懷裡的愛人表情似乎有點不高興,他只好低頭地問道「幹嘛啦……」

這時候神田的嗓子可啞得要命,剛醒過來還帶著未曾清醒的鼻音,原本已經挺低沉的聲音在這時候更加低音了幾度,聽到這樣性感的聲音,亞連的耳朵不自覺地浮起一陣紅色。

「你手機鬧鐘啦……起床上班啦……」亞連不想說太多的話。因為昨夜的嗯嗯啊啊地叫了一大個晚上,加上剛才睡醒,他的嗓子也是啞得可憐,說話的時候喉嚨也在忍忍作痛的。

待戀人接過手上的手機,亞連把雙手環在神田的脖子上,閉上眼睛繼續睡去。雖然口裹說著叫人起床,卻把身前的戀人緊緊地鎖著,像是不准眼前的人離開自己一樣。

「嘖……今天公司放假。」把手機隨便扔在旁邊,抱著亞連的小腰,神田把懷中的人兒抱得更緊,倒頭繼續睡。

聽到神田微弱的鼻鼾聲,他大概很快就已經睡過去了。但亞連眼睛合起來十幾分鐘都睡不到,可能是因為腰酸背痛的關係吧,完全無法再次入睡。

亞連只好無奈地再次睜開眼睛,眼前的戀人仍然緊閉著眼。他托著下巴,看著神田。只有現在,神田睡覺的樣子可是很平靜。他可是幸福一員呢,惟獨他可以享受神田的睡覺的樣子,亞連微笑著。

神田應該不會突然醒來吧?難得地看到戀人熟睡的樣子,他頑皮的小狗尾巴都走出來了。偷偷親上男人的嘴唇,又伸手捏著神田的臉頰,像一個淘氣的小孩子一樣。

該停手了,要是等下不小心弄醒了神田,亞連大概這天都別想下床了。小心地把被子下面搭在自己赤裸祼的身體上的手臂拿掉,撥開被子,打算下床弄些什麼吃,要是可以找到藥油來消除他的腰酸背痛就更好了。

結果腳掌都還未落到地板上,手臂就傳來一陣力。還未等亞連來得及反應過來,身體就突然被壓回床上,痛得他叫了一聲。

他不滿了轉過頭一看,身後側著臉朝向他的神田仍然閉著眼睛,把想要下床的亞連緊緊抱在懷中,還把兩只肌肉大腿壓在人兒的身體上,不讓他離開。

「去哪。」還帶著微絲睡意的神田皺起眉頭,慢慢地睜開眼睛,模糊的視線看著人兒長到肩上的白髮。

「去煮早餐.......」亞連背著神田,悶悶地説道。

聽到愛人的小需求,他突然想起,曾幾何時、在他以前的租的房子裡,亞連曾經給他煮過一次晚飯,結果那晚他拉了好幾次。看來他得在亞連把家裡的廚房轟炸之前阻止亞連。

他蹭了蹭戀人的脊背,傳來的力道像是在給亞連按摩般的一樣,又像是撒驕似的。

不過一會兒,神田終於有點不情願地放開懷中的亞連了,撥開被子,他裸著身體走下床。亞連翻過身來,把戀人的脊背完全都收盡眼內在,不得不承認,神田那練得結實的背肌可真令人羡慕不已。

在衣櫃裡隨便翻了一件黑色背心和一條運動短褲穿上,順便把亞連昨夜收拾的衣服中隨便地拿了一件衣服和褲子,拿出來摺好放在旁邊的木櫃上。

神田走到床邊,亞連那紫色的小眼球跟隨著戀人的身影。彎腰低下身子,他親上床上人兒的小嘴巴,「睡多會,我去做早餐,等下下來飯廳吃。」離開前還拿起空調搖控把空調閉掉,以免人兒會著涼,神田才捨得離去。

神田各種各種的細心小動作都被亞連收盡在眼底裡,剛才什麼腰痛什麼鬧鐘事故都快忘得一乾二淨了。

光是這些小細節,不用把空調閉掉,心都已經暖到快溶掉了。

「.......嗯——!」亞連開心得抱著被子在床上翻來翻去,激動的心情好像無論怎樣也無法平靜下來一樣。

明明兩人昨天才再次相聚起來,明明兩人的“關係"昨天才開始。明明一切都是昨天剛剛發生的事,但他們卻像一個交往了很久很久的情侶一樣……。

算許、他應該找天請拉比和李娜利吃一頓飯。

伸手到床頭櫃拿起自己還在充電的手機,已經充到83%了,反正都足夠用一整天啦。打開桌面,原來現在才十點。

亞連很少那麼早起床,因為自己的工作時間大部分都在下午或是晚上,很多時候會很晚、甚至半夜才回到家,所以通常未到中午他都還未睡醒。

很快的翻過朋友圈,朋友圈內滿都是昨夜婚宴的各種照片、自拍……等等!他發現有不少都是神田在和他告白(?)時的照片……這些都算了!甚至還有影片!!看到他紅都臉了!

哇啊——真的第一次自己在婚禮上哭成這樣,還是別人的婚禮啊……!

好啦滾夠了,該下樓了。他起身下床,拿起戀人給他拿出來的衣服——白色的短袖襯衫和鬆身的黑色短褲,還沾上了一些衣櫃裡的香氛味,蓮花味的。

拿上衣服,應該說短褲太短、還是說襯衫太長?要是這件襯衫再長一點點,幾乎都要把短褲藏在裡面了…….

神田是故意的吧……

嘛……反正都在家裡穿而己。

走到洗手間,神田早已給他準備了牙刷、牙膏和毛巾,亞連高興得笑不合口的。簡單的梳洗一下後,一步一步的慢慢走下樓梯。

一落到客廳,聽不到戀人的動靜,他便打算走向厨房看看神田把早餐弄成怎麽樣。還未踏進厨房,神田已經拿著煮到香噴噴的早餐從厨房中走出來了——三文冶和美式炒蛋。

神田示意亞連進去厨房裹裡沖好的飲料都拿出去飯廳,亞連乖乖的「哦」一聲,把飲料都拿到去飯廳。

那是一杯熱的黑咖啡和用茶包冲的英國早餐茶。

一個美好的早上、新的開始。

把美味的早餐吃過飽飽的,神田到廚房清洗碗碟;亞連則幫忙把剛吃完早點的飯桌抹乾淨。

已經任務完畢的亞連走到客廳看新聞。注意到腳步聲,剛才還專注在天氣預報的亞連扭過頭,看到神田從厨房裡走出過來坐在愛人旁邊。

擁著亞連的身體,把人兒靠近自己,完全不在乎他一下秒把他那兩條又白滑的美腳壓在自己大腿上。又有什麽好在乎,反正是自己老婆。

結束了新聞報道,電視開始播起那些無聊死人的肥皂劇,亞連索性把電視關掉「神田、我問你啊」看著身旁擁著自己的戀人。

「我們現在......」他提起手,把右手擺到兩人面前,天花板燈光把無名指上的戒指照得閃閃發光的「.......算是...訂婚...嗎?」

「對呢。」神田淡漠地說著,放下手上的咖啡。伸手左手把亞連提起來的手抓著「明天去填表吧。」

「......為什麽是我呢?」亞連不敢直視神田,他低頭地說「明明那段時間,你可以......去找更合適的......!」

「嘖。」神田決定不把亞連的話聽完,他伸手把亞連拉到眼前,低頭把愛人的嘴緊緊的封著,嘴裹還遺留著剛才咖啡的甘苦味。

「因為我的心被你偷走了。」

「但我搶不回來。」

「那我只好把你抓回我身邊了。」

神田優可從來都不會説什麽情話,想不到,他一説出口卻是那麽驚動人心。你看,亞連的臉都紅到快滴出血來了。

「這樣回答你可以嗎?老婆大人。」他把亞連的雙手提到嘴邊,深深的落下印記。

「......説到你自己好像好委屈一樣。」

亞連笑笑地説,他只覺得 抓著他的手很緊的,又散發出一陣陣的溫暖。好像只要是神田說的,都是對的,再也沒有更好的答案了。

「誰叫我愛上了你。」


END

评论(4)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