偽結婚新郎 神田 X 婚禮歌手 亞連

※OOC
※微拉娜
※現代Paro
※小學生文筆
※有私設
※歡迎捉蟲
※BGM:あの頃へ/玉置浩二

OK?↓

——————————————————————————————

神田優——一個曾經令亞連又愛又恨的人。

亞連敢說他們的相遇是最差勁的,哪有人一見面就罵人的!很多時候吵著吵著還打起來了。還一直叫人豆芽菜、豆芽菜的!我到底哪像豆芽菜了!

對,他們曾經相愛過。如果你現在問他是怎樣墮入愛情的,或許他只能回答你不知道,他真的不曉得為什麼自己會喜歡上一個 每天都會跟自己吵架的人。一聽到也聽得奇怪吧,至少亞連是這樣覺得的。

五年前的夏天,亞連·沃克突然失蹤了。

很突然地,沒有任何預告、他就這樣無聲無息地人間烝發了。沒有人知道他去哪裡了、亦沒有人知道他為什麽消失了。

除了他的師父。

五年前的一場謀殺案當中,受害者是亞連的養父瑪納·沃克,為了生存,亞連只好追隨他的師父離開了英國,他生去了他的親人、戀人、朋友,幾乎他重要的一切都失去了。

而臉上的紅色疤痕,是亞連的逃亡時因為一些意外而弄傷的。

卻為他添加了一絲莫名的美感。

就這樣過了五年。

亞連可是很想見回神田優,那怕只是一秒也好,想跟他道歉自己那時突然的消失。很想見見他、聽聽他的聲音,那怕他不再愛我也好。

但他絕對沒有想過,他們會在這種場合下相遇。

啊啊、或許這是報應,對他的懲罰。

現在的亞連心情可是很複雜,他很高興在可以再次見到神田了,但他更害怕、他不知道等下他該怎樣面對神田。可以說他其實不想面對神田,他不敢以這個樣子面對神田。

現在他變成這個樣子,說不定神田已經不認出他了,甚至已經把他忘記得一清二楚。

神田優——亞連·沃克曾經的戀人。

————————————————————————————

拉比回到準備室前,一打開門,他看到亞連背著他坐在電子琴前,表面呆滯的看著樂譜,慢拍的節奏把原本輕快的情歌變得浪漫又帶點傷感......沒什麽音樂細胞的拉比並沒有感覺到。

他走到亞連旁邊,調皮般的在耳邊輕輕一吹「嗯——!」他的小舉動把還沉思當中的亞連驚醒過來「拉、拉比?」

「在想什麽啦想到發呆的~」拉比坐在旁邊的沙發。

「沒什麽啦。」亞連微笑,看起來卻有點無精打采的「彩排結束了?」

「結束了,賓客正在入埸。」

「嗯.......」亞連回應,然後他拍拍自己的臉,提起精神地說「嗯唔~或許我得先好好準備一下!拉比可別在胡鬧哦!」

「哦!」

———————————————————————

在婚宴現場,婚禮開始播起的新人甜蜜影片,祝福開場的素音樂也隨即響起。一切都已經準備就緒。大部分的賓客都已經入席,是時候該開始結婚晚宴了。

播著影片的螢幕已經關了。可惜,亞連因為拉比不小心耽誤了時間而沒有機會看到這段影片,雖然說他其實也不太想看。

兩人匆匆地路到婚宴外面,拉比假裝鎮定的從側門走到舞台旁邊,心裡開始浮起一陣期待。而亞連便在正門前等候,他努力把呼吸調整好,整理一下衣物。

婚宴開始,宴會廳裡的燈光慢慢變得昏暗,拉比走上舞臺,突然一盞射燈發出黃色燈光照亮在拉比身上,賓客都拍下手掌。他來到舞臺中間,燈光也追隨著他的腳步移動。

拉比首先禮貌的鞠躬,抬起頭「首先,掌聲有請婚禮歌手,為我們送上一首浪漫的情歌。」語畢。大門隨即打開,亞連從大門外面走出來。

他從各抬餐席中間的走廊走到舞臺上,步向鋼琴前坐下來,修長的手指落在琴鍵上,開始奏起美麗的樂曲。前奏漸漸帶動,他亦隨著旋律,加入自己的歌聲。

奏曲慢慢進入高潮,宴廳的大門再次打開,眾賓客都注視著——一對幸福的新人。新人踏進宴廳,賓客們紛紛都響起掌聲。

不太清楚狀況的亞連在間奏期間偷偷看向舞臺下,一對新人慢慢走到舞臺前的座位——那是神田和李娜利。不過令亞連奇怪的是,兩人之間並沒有拖手或是翹著手之類的親密動作?他不禁地開始覺得有點異常。

但坐眼前的確確實實是他們,眼睛不會騙人的,這是事實。亞連感到有點心酸。

歌聲隨著琴聲結束,亞連站起來向觀眾鞠躬。原本亞連應該在鞠躬完後退埸的,但他沒有。亞連拿起放在鋼琴旁的麥克風,在司儀拉比正要説話的之前,他比拉比更搶先一步說話「不好意思、拉比,我能說幾句話嗎?」

拉比點點頭示意可以。

「各位來賓晚上好,我很榮幸今天能夠在兩位、久逢不見的朋友的婚禮上送上祝福。」亞連微笑地道,他的笑容中顯得有點複雜。但神田看得出來,那虛假的笑容、是他最討厭的,他禁不住小聲地“嘖”了一聲。

「神田、李娜利——我的朋友哦......祝你們幸福。」亞連的聲音中有點抖震,他的身體不斷地發抖,他控制不住。這大概是他說過最難受的謊言「除了剛才的歌之外,我特別想給這對新人送上一首歌——那是我第一首學會的日語歌,希望兩位會喜歡。」他一步一步回到鋼琴前,坐下來,開始奏起音樂,伴著奏樂,唱出淒美的歌聲。

是神田所愛的聲音。

悲傷的旋律帶動了亞連的情緒,他不禁流下眼淚。最後,他奏出了最完美的結束,來賓的掌聲也隨著響起。

突然!眼前一片漆黑,宴廳裹全部的燈光都熄滅了。故障?發生事故了?賓客們都紛紛議論起來。

“噹!”一盞射燈很亞連頭上亮下,無知的亞連站起來尋求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他一轉頭——他差點嚇壞了!神田優就站在他面前!

「你是不是搞錯了什麽呢,豆芽菜。」神田説道,語氣裡聽起來生氣似的——這是亞連多麽熟悉的聲音啊。

「咦......?」亞連不太明白神田在説什麽。

「我想你應該沒有帶腦子來工作。」神田不滿地説道,不等亞連有反駁的機會,他接著説「你看看你身後。」

亞連轉過頭看著作為佈景的粉紅色絲布,上面掛著“Happy Wedding Lavi ╳ Linali”!?,今天要新郎是拉比!?那神田呢......?!!!一轉頭,他看到的場景可説是他一生難忘的埸景——

神田優拿著很衣服裡拿出一個小箱子,打開它,那是一隻戒指。他真的第一次看到神田優會這麽認真。亞連對這個的驚喜、這個大驚喜!他嚇得用手掩著嘴巴,他開始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淚水從他的眼角中湧出來。

我可是找了你五年呢、豆芽菜。」

「我辛辛苦苦找了五年,終於被我找到了。」

「我不管你在這五年來發生過什麼事、變成了什麽樣子。」

「既然我現在找到你,我就要你回來我身邊。」神田深情地看著已經滿臉都是眼淚的亞連。

神田伸手抹去人兒的淚水,提起亞連他垂下的左手,他脫下他帶著的白色手套——肉紅色的。神田不禁皺眉,亞連那曾是雪白無暇的手,現在卻留下一大片被燒傷過的痕跡。

亞連很想收起被提起的左手,他害怕、他害怕神田看他的左手那一刻會開始討厭他,開始會嫌棄他——那是他最討厭左手,他輕力地掙扎著。

注意到亞連的掙扎,神田更加用力的抓緊他的左手,神田知道他在想什麽。但又怎麽會,神田優不可能會討厭亞連·沃克。他可找了五年,就是為了把亞連·沃克——他的愛人抓回身邊,要是事到如今才來後悔,那他之前的五年白白該費了,神田優才不會做這樣的事。

「亞連·沃克。」神田把亞連的左手提到嘴邊,他輕輕在人兒的手背上落下印記「你願意再次愛你、留我身邊嗎?」他認真堅定的眼神,令亞連不敢拒絕。

「如果、」亞連的聲音帶點震動「如果......我説、不願意呢...?」

「那可真惜。」不知什麽時候,神田已經把戒指套在亞連的無名指裡「你沒有拒絕的權利,這是對你失蹤了五年的懲罰。」

「無賴......」亞連幸福地笑了。

神田滿意地揚起嘴角,一手把亞連拉到懷中,深深地貼上唇膏,眾人都響起祝福的掌聲,甚至有人歡呼起來。

兩人結束親吻,神田伸手把亞連臉上的眼淚都抹去。燈光慢慢變亮,拉比帶著他的新娘子李娜利一起上到舞臺上,他們都給了亞連一個溫馨的擁抱,亞連也小聲地給他們道謝——這是如此溫暖的。其後神田帶著亞連下了舞臺。

拉比拿起手上的麥克風「很感謝各位來賓對我兩位朋友的祝福!現在!讓我們的婚宴正式開始吧!」

———————————————————————————

TBC

———————————————————————————

後記

※這裡人物關係可能有點複雜:

亞連、神田、李娜利是中學時認識的

亞連和拉比是大學時認識的

神田和拉比是李娜利和拉比在交往時見面認識的

所以亞連並不知道拉比與神田是認識的

其實這是神田的一個計劃,當他知道亞連的消息後,借拉比的婚禮找回亞連,而拉比和李娜利也很願意配合神田。

亞連在婚宴時彈的
第一首歌:thinking out loud/Ed Sheeran
第二首歌:friend/玉置浩二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