偽結婚新郎 神田 X 婚禮歌手 亞連

※OOC
※現代Paro
※小學生文筆
※有私設
※歡迎捉蟲
※BGM:恋の予感/玉置治二

OK?↓

———————————————————————————————

「聽見的樂曲是悅耳,聽不見的旋律  
  更甜蜜;風笛啊,你該繼續吹;
  不是對耳朵,而是對心靈奏出
  無聲的樂曲,送上更多的溫柔。」

                       
                    ——《希臘古甕頌》約翰·濟慈 

看著書上的詩句,亞連不禁有點感觸。即使自己為人奏出來的歌曲有多麽悅耳,也敵不過眼前一對新人的幸福,更是無比的甜蜜。

在車上看書並不是一個好習慣。他坐在車裡聽著柔和的音樂,有時候忙到停不下來的生活當中,總需要一本書來平靜一下心靈。

原本亞連今天應該是放假的,還打算晚上參加同學聚會派對。但突然其來工作令他的假日就這樣泡湯了!

明明可以找別的歌手啊!公司裹的婚禮歌手又不只是他一個人。當然誰也是這樣想,但這次的顧客給了雙倍價錢說無論如何都指定要亞連·沃克!

哇塞!那不就代表亞連完成了這次工作後會有雙倍工資嗎!還有補假耶!當然他並不是那麼膚淺的人,一開始他是拒絕的,剛好同學聚會突然取消了,加上他再次收到那混蛋師父的帳單後......他決定接了!

亞連每次工作都很期待這次會是怎樣的一對新人。他參加過過百場婚禮,祝福過超過每對新人,見証過每對新人都有過的小確幸,有時候他還會因為眼前的幸福甜蜜而感動流淚。他就是如此感性的人。

但、惟獨是這次,上司給的資料可少得可憐啊!只給了地點和晚宴的程序表,沒有見面相談都算了,連新人的姓氏都不告訴他!什麽都不清楚!這要是我走錯場怎麽辦!多麽尷尬啊!

「先生、到了。」司機的聲音突然響起,喚醒了沉醉在書本和思考中的亞連。

「......噢,真不好意思。」亞連為他剛才的分神而道歉。

他打開車門,踏上酒店(飯店)的小樓梯。門旁的工作人員給他拉開大門,一陣涼風向他撲過來,他馬上忍不住穿上手上的外套,怎麽酒店裡的空調總是開得那麽冷啊.....

走到升降機前等待。這間大酒店亞連還真沒有來過。看著上司給的路線圖......真曉不得在畫什麽,只看懂在六樓,能不能給我畫得清楚點!......估計等下要撞撞運氣,還有十五分鐘,希望不要遲到......

聽到升降機到達的聲音,他抬起頭來,升降機一打開,他看到無比熟悉的臉孔。

「......拉比?」亞連走進升降機裹懷疑地說道。

「亞連?是亞連·沃克嗎!?」眼前橘紅色頭髮的男人驚訝地問道。

「對啊是我!很久不見了呢——」亞連抱上拉比,真難得遇見久違不見的大學朋友啊——

「哇你——」兩人依依不捨地放開,拉比打量眼前的友人。純白色的西裝,配上鮮紅色的蝴蝶結...可真花心思呢~「白色西裝耶~來幹嘛呢?」

「來工作啦。」亞連答道。

「啊對那!你現在是婚禮歌手啊!工作不錯吧!」拉比突然想起友人的職業。

「還好啦。」亞連説道「你呢?來幹嘛?」

「額......今天有婚禮嘛,順便來幫忙當主持人。」

「該不會是同一場婚禮吧!我上司只告訴我去6025號準備室就等主持人可以了,沒有告訴我新人的姓氏。」

「那應該是同一場的啦!我也是同一間準備室。」

「那麽巧哦——」

“叮咚!”響起的升降機聲打擾了兩人的談話,聲音提示兩人他們要上的樓層已經到達了。

兩人步出升降機,不太清楚該怎樣走到準備室的亞連右看左看,他突然看見眼前飄過一絲藍色的頭髮!......咦?怎麽會......很熟悉的感覺......

已經走了好幾步的拉比忽然注意了該在身邊的亞連不見了,轉頭一看,怎麽還停在升降機前的呢!「喂!亞連!這邊!」拉比向亞連忍不往大吼。

「......啊!來啦!」拉比的聲音喚醒了看得失神的亞連,快快走到拉比身邊。

.......大慨是我想多了吧。

走到準備室的兩人聊了很久,一坐下來就沒有停過,有說有笑的,大學時的點點滴滴都慢慢在腦中浮現出來。

但期間亞連默默發現一件事,只要問到關於新娘新郎的問題,拉比似乎會刻意逃避回答問題。或許,他真的是不知道,又或許,這是別人的私穩不太方便透露吧。以亞連認識的拉比,就算多秘密的事,拉比的口永遠都是封不密的,看來這個只愛開玩笑的前輩也成熟了不少。

聊著聊著,不知不覺已經六點多了,距離婚宴還有兩小時。拉比被叫了去彩排了,原本亞連應該是要跟著去彩排的,那是工作嘛。但被拉比阻止了,對,無原無故的。

到底為什麼不讓我去?不就是個彩排嘛?但拉比極力要求亞連不要去、留在這裡。神神秘秘的,到底在搞什麽啊?

一定是有什麽秘密——

結果亞連還是乖乖地呆在準備室裡。拉比離開準備室,亞連拿起放在桌子上的樂譜,打算練習一下,以免等下表演會出錯。

突然,亞連注意到放在樂譜旁邊的活頁卡片,哎?那不是拉比的講稿嗎?他拿起拉比的講稿,真是的,總是那麽粗心大意。他走出準備室,開始尋找宴會廳。

可是亞連問了好幾個工作人員,他仍然不會走,這裡到底有多大啊!哎喲——我這個路痴!.....這下麻煩了,他完全迷路了!

到底該怎麽辦——!亞連轉身,打算走另一條路、看看有沒有別的路可以去到晚宴廳或是回到準備室去。

一轉過頭,咦?亞連再次看到那一絲飄過的藍色長髮,噢不!隨即腦海浬浮起一絲記憶,一段、曾經令他幸福、曾經令他傷心的記憶。那時候對他來說,是曾經最幸福的回憶、也是令他最難受的夢魘。

不會的、不會是他的——

亞連大力搖頭,努力説服自己不再回想那段「黑歷史」,不讓自己去猜測所有的可能性。拜託、拜託,停下來、停下來!——他還是阻止不了自己的意識。

抬起頭來,他努力分散的注意力,咦?他突然看到眼前有個牌子,寫著「晚宴廳」,該不會是這裡吧?亞連心想。他走上,輕輕地推開門,華麗的裝飾吸引了亞連的眼睛,這大慨是他見過最大最豪華的宴會廳。

拉比!終於被我找到你了!他走上前,噢!或許他應該先敲門。咚咚——亞連禮貌地伸手敲敲門「不好意思——」

突然傳來熟悉的聲音引起了 正和工作人員談話的拉比注意,「亞連?!」有亞連會在這裡的!!拉比走到亞連面前「怎麽跑出來了?」

「額......抱歉。」亞連摸摸頭,有點尷尬地說「我看到這個,我猜會不會是你忘了帶,可能你會急用,所以拿過來給你。」他遞上手上的講稿。

「噢——我的確是急用。」拉比接過講稿「謝了!亞連!」

「不客氣——」亞連想——他能留下嗎?然而,拉比有點急燥的表情令亞連覺得他不該留下「那、我回去準備室了哦?」

「哦!小心別迷路哦!」拉比說道。

「......才不會迷路啦!」亞連假裝生氣地說,然後關門離開了。

噫——!差點把「秘密」露餡了!下一個部分就是新人出場了。要是被亞連知道了,優真的會把我殺掉!

離開?假裝回去的。亞連才不會錯過可以看到新娘新郎的機會。加上拉比的反應——亞連更想知道到底有什麽不可告人的秘密。他走到距離不遠的側門,小心地推出一條小空隙。

拉比結束一番演講後,隨即接著說「接下來,我們又請一對新人出場!」亞連期待地看著宴廳的大門。宴會廳大門被打開,一對新人幸福地走出來。

——咦?

出現在眼前的是兩個無比熟悉的臉孔。而且——

“他”在那裡。

眼前的景象告訴亞連,他的猜測是對的。

—————————————————————————

彩排順利結束,接下來就是等待宴會開始的時間。拉比離開宴廳,高興得邊吹著口哨邊走回準備室,像是期待著什麽一樣。一個披著深藍色長髮的男子從不遠處的大門走出來,拉比看到亦慢下腳步跟男子打招呼。

「喲~優!」拉比揮手對著眼前的友人說。

「......」男子並沒有回應拉比,他反而在擔心其他問題:「.....那傢伙來了沒有?」

那傢伙?啊~拉比像是把男子的心猜透一樣,一想就想到他在説誰「你在説亞連?他很早就來了~」男子似乎對拉比的回答感到滿意,微微點頭。拉比揚起嘴角,露出奸詐的笑容「啊~優是不是已經忍不住想快點見到亞連呢~?——哇啊!!」

才剛語畢,長髮男子就二話不說就拔起不知從哪來的武士刀,抵在拉比頸上「冷靜、冷靜點...有話好好說嘛——嗯?」他勉強地露出笑容,就快嚇到汗流浹背了!!

「你沒有漏口吧?」男子迫問著。

「沒有、大爺!我發誓!」拜託!誰來救救我——!

「.......哼。」隨便回應一聲,男子便收起刀來,便走去了。

「唉.....」拉比鬆了一口氣,我知道你們從前就很恩愛,用不著那麽心急吧~啊——「青春真的是無限好~」伸懶腰一下,便走回準備室方向。

不知道亞連會對這次“驚喜”有什麽反應~他期待著。

—————————————————————————

TBC

评论(2)
热度(16)